×

快速登录

  • 登录
  • 注册

中国经济实力被夸大? 这位澳大利亚学者请不要昧良心说话

2018-01-14 10:09:11 分类:聚澳新闻

澳大利亚的反华情绪仍在继续:谴责中国划定东海防空识别区、指责“孔子学院”、批评中国对澳大利亚进行“政治干预”,就连学术圈也出现了质疑中国的声音。

西澳大利亚大学教授皮特·罗伯逊最近写了一篇文章,称中国的经济实力被夸大了,中国经济在世界市场上影响力事实上比美国小,比日本、印度、澳大利亚三国加起来也要小。

对于罗伯逊教授此文,特别是文章里有关中国经济对世界市场影响方面的论点,他的澳大利亚同行都只能表示“呵呵”!

中国不可忽视的贡献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著名经济学家彼得·德赖斯代尔看了罗伯逊的文章表示,此文在收入计算的技术问题上还算OK,但却完全忽视了以名义形式计算的贸易和投资额。德赖斯代尔说:“对贸易的影响这个大问题需要放在坚持贸易体制规则的语境中考虑。”

澳大利亚创新金融研究院院长郭生祥对罗伯逊此文的评价一针见血:“(罗伯逊)由于对中国的体制机制、战略意图不明,因而有些担心,不自觉地强化了所谓自由世界的经济实力、矮化了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希望以此鼓舞所谓的自由世界经济体。”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曾经测算,2013年至2016年,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平均为31.6%,超过美国、欧元区和日本贡献率的总和,居于世界第一位。IMF曾经预测,2017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达到34.6%。

郭生祥表示,从2008年以来,中国新增量对世界经济新增量比例一直是较高的,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2至3年中国对世界经济新增部分的贡献曾经达到了50%左右,后来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下的质量效率型发展,即使此时中国的贡献率依然达到30%以上。

与美国相比,最近几年,中国对外投资,无论是私人还是国有投资呈现出迅速增加的趋势,中国外贸已经超过美国,中国对外投资位居第二位。特别是在互联网经济、虚拟经济、大数据经济、云计算经济、金融领域高科技经济、绿色能源经济等领域,中国都已经显示出超过美国的趋势。

郭生祥说,有中国媒体查询了罗伯逊教授声称的资料来源——世界银行数据库,发现这位教授使用的并非2016年的最新数据,年份也不统一。郭生祥认为,这些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正如罗伯逊所说,一国经济实力和对世界的影响力要看其新增量对世界的贡献,而新增量恰恰是中国对世界经济不可忽视的贡献。不能因为政治上的原因而改变经济统计上的结论。

影响有多大 数字来说话

中国已连续多年成为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第一大进口来源地。澳大利亚对华贸易呈现顺差,中国是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顺差来源国。2016年,中澳贸易货物和服务总额为1551.6亿澳元,同比增长3.7%,占澳对外贸易比重为23.1%,澳对华贸易顺差规模达到309.2亿澳元。

相比之下,同期,美国是澳第二大贸易伙伴,澳美双边贸易额642.83亿澳元,同比下降8.4%,占澳对外贸易比重为9.6%。日本是澳第三大贸易伙伴,同期澳日贸易额610.39亿澳元,同比下降6.1%,占澳对外贸易比重为9.1%。印度是澳第九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207.41亿澳元,占澳外贸比重为3.1%。中澳贸易总量大于澳美、澳日、澳印贸易总和。

有人喜欢拿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的不同说事。的确,以往中国与澳大利亚的贸易以货物贸易居多,但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两国贸易结构也发生了变化,服务贸易所占比重越来越大。

2016年,中国已上升为澳大利亚第二大服务贸易伙伴,双边服务贸易额138.76亿澳元,同比增长14.2%。中国是澳第一大服务出口市场,澳对华服务出口112.6亿澳元,同比增长16.1%。

以旅游这一服务贸易领域为例。2017年前10个月,中国成为澳大利亚第一大海外游客来源国,中国大陆短期赴澳游客累计114.3万人次,同比增长13%,占赴澳海外游客总数的16.3%。同期,美国访澳游客人数为61万人次,日本35万人次。中国是澳海外游客收入第一大来源国。截至2017年9月底的一年里,中国游客在澳消费额103亿澳元,增长13%,创历史新高,这是澳海外单一国家消费首次突破100亿澳元。

在投资领域,据澳方统计,截至2016年末,中国在澳投资存量872亿澳元,占澳外资存量的2.7%,国家排名位列第七。这一数字确实与美日相差甚远,但根据澳大利亚外资审查委员会统计,在澳政府批准的外资申请中,中国投资额连续三年名列榜首。而根据中方统计,截至2016年末,中国对澳各类投资累计超过900亿美元。其中,中国对澳直接投资存量333.51亿美元。中国在澳设立的企业超过960家,雇佣员工近2万人。

如果以上数字还说服不了罗伯逊教授,那么建议他走出书斋,接触一下他的家乡西澳大利亚州的大小矿山,接触一下遍布全澳的葡萄园主、养牛场主人、樱桃园主,甚至好好向他所在的西澳大利亚大学国际招生办了解一下,中国到底对澳大利亚意味着什么。

经济分析人士说,中澳两国经过45年的积淀和发展,其经贸关系已经形成了相互依赖、相互融合的局面。未来,两国将着手展开第二轮中澳自贸协定相关章节的审议,这是两国经贸领域的又一件大事。未来有更多发展机遇值得两国共同期待。

(以上言论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参考睿评: 揭开澳大利亚反华闹剧真面目

参考消息网12月30日报道 近日,澳大利亚反华闹剧又添新戏码,在澳孔子学院无故“躺枪”。

境外媒体报道称,这些中国语言和文化中心经常遭到批评,因为它们的资金部分来自汉办,而汉办直接隶属于中国教育部。批评人士称,这种与政府的联系意味着,它们将被用于限制学术自由,进行政治宣传,从事间谍活动并削弱澳大利亚的价值观和制度。然而,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孔子学院/课堂从事了这些活动。

中澳建交45周年,原本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契机,却因澳大利亚屡屡炒作“中国渗透”蒙上阴影。那么,此举出于什么目的?这样做对澳大利亚民众有何影响?

内部政治斗争的“外溢”

这波对中国的指责始于2016年年底。当时澳大利亚媒体炒作本国政客接受中国政治捐款,指责在澳华人华侨受中国政府的影响,进而妄称中国政府控制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影响华人媒体、学者、留学生。这种指控没什么证据,都是断章取义、捕风捉影,但随着澳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近期加入,这出闹剧有愈演愈烈之势。他不仅用“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这样话回应中方的批评,还在试图推动反间谍和外国干预的相关法案。这些举动显示,他认定媒体所宣扬的“外国政治干预”确有其事。

明眼人都能看出,对于特恩布尔来说,这不过是一出“围魏救赵”的老戏码。

近期,澳大利亚政坛遭遇“国籍门”,包括副总理巴纳比·乔伊斯在内的不少议员因为拥有双重国籍,不得不卸下议员职务重新补选;加之执政联盟内部并不稳定,特恩布尔可能重蹈几位前任的覆辙,遭遇“逼宫”。这时,在政治上颇为敏感老练的特恩布尔需要在媒体和选民面前表现出强硬姿态,争取一个关键选区补选成功。某种意义上,宣扬“中国渗透”不过是特恩布尔的国内政治工具。

一方面,公开指责中国是要“堵”媒体的嘴。今年11月,特恩布尔参加了一个政治晚宴,同席有位华商。随后,一些反华媒体以此诘问特恩布尔是否在席间“泄露国家机密”。特恩布尔的回应是对方“英文不好”,只是泛泛而谈。事实上,熟悉西方政治游戏的人都清楚,类似晚宴的主要目的是政党募款,参加者也无非希望有和政要“同框”的机会而已。特恩布尔和媒体都是“明白人”,这出互动明显是顺着媒体的思路,把自己先“摘清楚”。

另一方面,“摘清楚”自己也是为了攻击别人,指责中国是特恩布尔攻击政治反对派的工具。近一段时间以来,特恩布尔瞄准了工党参议员邓森,借着媒体的炒作大肆攻击对方“向中国人通风报信”、接受华商捐款等,最终邓森于本月12日被迫辞职。受到严重攻击的反对党不得不呼吁特恩布尔减少“对中国病态式的攻击”。

可以说,特恩布尔的一系列“演出”背后完全是政治考量。只是这一波政治操作不仅牺牲了良好的中澳关系,更撕裂了澳大利亚社会。

媒体推波助澜提供“表演机会”

澳大利亚一直以多元文化的移民社会自居,每每用开放、包容自诩。来自各地的移民在澳大利亚定居,给澳大利亚带来智力和财富,也接受本地政治游戏规则。华人参加政治性晚宴,向主要政党捐款,符合政治习惯、遵守国家法律,与其他族裔并没有太大的差别,而单单把华人孤立出来,认为华人参与政治一定会威胁澳大利亚国家利益,这种说法在逻辑上完全不成立。现阶段,华人约占澳大利亚总人口的5%,对华人的攻击无疑会给社会造成一道很难弥合的伤口。

在这个过程中,澳大利亚的媒体一直在推波助澜。正如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所说,这种捕风捉影的指责表明,一小部分人不愿意看到中澳及两国人民间的友好合作关系继续发展,目的就是要制造针对中国的恐慌情绪。事实上,这些无端指责缺乏媒体本应有的调查、核实,近乎于“诛心”,是冷战思维的一种延续。部分澳大利亚媒体把这些所谓来自中国的威胁重复性地向并不了解政治的民众灌输,将其推到政治生活的日程之上,给予政客充分的表演机会。

南半球现在是炎炎夏日,特恩布尔在紧张的国内政治博弈之后,也应该在新年假期中思考如何解决这一波政治操作造成的影响,怎样弥合被政治撕裂的社会,如何修复中澳关系。

尽管这出“反华闹剧”让中澳之间的关系紧张,但仍应该看到中澳建交45周年以来,两国关系的基本面向好。现阶段,中国连续多年成为澳大利亚的最大贸易伙伴,中澳合作为澳大利亚经济带来强劲动力。此时,只有摒弃偏见、以诚相待才是中澳关系的“正道”。

(以上言论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2017-12-30 00:14:00)

参考睿评:澳大利亚“恐华论”周期性上演,竟是因为——

参考消息网12月25日报道 2017年是中国与澳大利亚建交45周年,但业已步入不惑之年的中澳关系却总是风波不断。

回首这一年,部分澳大利亚媒体捕风捉影,不断鼓噪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政治渗透。从指责中国商人“窃取澳国家机密”到炒作在澳中国留学生从事“间谍活动”,再到惊呼澳工党议员被中国“收买”,澳媒的不实报道为不少反华政客攻击中国找到了借口,更加肆意兜售“中国威胁论”。部分澳大利亚媒体与政治相互勾连,奏响了新一轮的反华大合唱。

面对毒化中澳关系的言行,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非但没有予以制止,反而亲自上阵“卖力表演”,不自觉地成为了这一轮反华合唱的主角,为中澳关系的健康发展投下了巨大阴影。

事实上,炒作“中国威胁”在澳大利亚早已不是新鲜话题,澳国内部分媒体和政客时不时就会拿中国说事,刻意渲染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渗透和影响。“恐华论”的周期性上演反映的是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复杂心态。

对中国经济又喜又忧

一方面,澳大利亚在经济上离不开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近年来,中国一直是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最大出口市场和进口来源地。自中澳自贸协定实施以来,双方的经贸互利合作提质增效,特别是澳对华出口大幅跃升,成为推动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据澳方统计,2016年中澳之间的双边贸易额达到1552亿澳元,占澳对外贸易总额的23.1%,超过了澳与美日贸易额的总和。在世界经济形势阴晴不定、逆全球化思潮暗流涌动的背景下,深化同中国的经贸合作是澳大利亚维持繁荣和发展的战略选择。

然而,澳大利亚在政治上对中国始终充满着戒备,臆想中国会挟经济优势损害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和地区影响。伴随着中澳经济相互依存的加深,澳大利亚政客的“对华焦虑症”不断加重。受此影响,中国企业在澳的正常投资屡屡遭遇阻挠,澳大利亚的华人和中国留学生频繁成为被“重点关照”的对象,甚至连澳遭受的网络攻击都迁怒到中国人头上。

在地区层面,澳大利亚对中国在亚太地区日益拓展的影响感到莫名恐惧。反映在政策实践中,澳大利亚多次对中国在南海的正常活动说三道四,积极联合域内外国家应对所谓中国破坏“地区秩序”的行为。不仅如此,澳大利亚对中国加强与南太平洋国家的伙伴关系也忧心忡忡,大肆炒作中国“入侵”了澳大利亚的“后院”。

澳大利亚对华的复杂心态还受到美国因素的影响。美国和澳大利亚1940年建交,1951年签署的《澳新美安全条约》宣告美澳同盟关系的正式缔结。一直以来,澳大利亚视美国为维护其国家安全的可靠保障,美国则将澳大利亚当作谋求全球霸权和地区主导的铁杆盟友。特朗普执政以来,美澳关系嫌隙不断,澳大利亚国内呼吁将外交重心转向中国的声音时有出现。然而,美澳同盟毕竟形成已久,主张继续依靠美国的“现状派”在澳国内势力强大。每当中澳关系出现升温,“现状派”就会利用两国之间的矛盾借题发挥,特别是通过渲染中国威胁来限制政府改善对华关系的努力。

“西方文明捍卫者”之路越走越窄

从更深层次看,澳大利亚对华政治过敏还折射出其长期以来的意识形态偏见和自我中心主义。中澳政治制度不同,价值观念也存在差异,两国存在分歧本属正常。然而,澳大利亚一直自诩为西方文明的核心成员和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重要维护者,始终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来看待包括中国在内的非西方国家。在不少澳大利亚人看来,中国的快速崛起正在挑战西方主导的价值观念和国际秩序。若不能及时制止和纠正,西方数百年建立起来的全面优势将不复存在。在特朗普回归“孤立主义”和淡化意识形态的背景下,澳大利亚更是将自己视为“西方文明的捍卫者”,“义不容辞”地扛起抵制中国影响的大旗。

然而,澳大利亚一厢情愿的做法既高估了自己的分量,也曲解了中国的意图。事实上,中国从未将澳大利亚当作战略对手,更无意影响其国内政治进程。

中国一贯坚持在相互尊重和互不干涉原则的基础上发展同所有国家的友好关系。在亚太地区,中国一直倡导同舟共济精神,主张和平解决国家争端,积极推进区域合作,是地区稳定和繁荣的重要贡献者。

中澳同为亚太地区的重要国家,并无历史积怨和战略冲突。在世界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日益增加的总体形势下,两国在双边往来、地区事务和全球治理等各个层面的合作都大有可为。但前提是澳方在处理中澳关系时能够把握正确方向,始终着眼大局和长远,真正做到相互尊重、坦诚沟通、相向而行。不过,如果澳方继续坚持对华的偏见与执念,将两国间的正常问题高度政治化,不断加剧双方的猜疑与对抗,那么两国全面战略伙伴之路只会越走越窄。这对澳大利亚自身利益、中澳关系发展和亚太地区和谐都并非福音。(文/刘世强 西南财经大学学者)

(以上言论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2017-12-25 00:50:02)

外媒: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空缺 被指“外交侮辱”

参考消息网1月4日报道 澳媒称,澳大利亚前副总理蒂姆·费希尔指责美国近一年半的时间都没有任命一位驻堪培拉的大使,这是对澳大利亚的“外交侮辱”。他认为,在本周披露了澳大利亚前外长亚历山大·唐纳提供信息促使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启动“通俄门”调查后,目前的紧张关系还将进一步恶化。

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1月3日报道,自美国前驻澳大利亚大使约翰·贝里2016年9月离职以来,美国一直没有任命新大使。这是特朗普政府未能履行的许多重要国际职责之一,但对于一个亲密朋友和盟友来说,这一空缺是不适宜的。

费希尔1月2日对澳大利亚费尔法克斯媒体集团说:“这近乎一场外交侮辱。我们的地位下降了,我们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他把美国没有任命一位新的大使归因于美国总统特朗普非常不喜欢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通过谈判达成的难民重新安置协议。他说,披露唐纳在引发FBI对特朗普竞选团队“通俄门”调查中所起的关键作用“无疑”会使与白宫的紧张关系进一步加剧。

(2018-01-04 13:18:46)

澳大利亚总理否认自己“反华”:我还有个中国儿媳妇

参考消息网12月13日报道 英媒称,特恩布尔宣称,身为澳大利亚总理,还有一个中国儿媳,自己不可能反华。他还说,任何相反的暗示都是“离谱和荒谬的”。

据英国《卫报》网站12月11日报道,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11日晚间的“问与答”节目中,特恩布尔做出好斗的表现,驳斥了澳大利亚情报机构有可能泄露了工党参议员萨姆·达斯蒂亚里和中国商人私人谈话细节的说法,声称就反对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干预而言,澳大利亚有权维护本国的主权利益。

特恩布尔还通过强调自己的家庭关系宣称他不可能反华(他的儿子会讲普通话,儿媳在中国出生)。他坚称,所有澳大利亚人,“不管他们是否有中国背景,都会期待他们的领导人维护澳大利亚的利益”。

他说:“我要说,我、我的政府或者澳大利亚总体上反华的说法很离谱——绝对离谱。”

报道称,特恩布尔还利用参加节目的机会继续向萨姆·达斯蒂亚里施加政治压力。此前两名工党前座议员11日公开表示,这名有冲突倾向的参议员有必要重新考虑他在议会的职位。目前工党资深人士私下里承认,他的政治生涯十有八九要结束了。

另据路透社12月12日报道,澳大利亚知名反对党参议员萨姆·达斯蒂亚里12日表示将辞去议员职务。此前有一系列指控称他与澳大利亚支持中国人的利益集团有关联。

报道称,堪培拉上周宣布将禁止外国政治献金,作为旨在防止外来势力影响国内政治的严厉打击措施的一部分。自那以来,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

报道称,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宣布禁令时特别提到中国,引用“有关中国影响力的令人不安的报道”。

中国予以反击,《人民日报》称有关中国干预的媒体报道是“种族歧视”和“偏执症”。

(2017-12-13 10:04:00)

澳大利亚总理声称中国“干涉”澳内政 中方怒斥:毒化两国关系

参考消息网12月11日报道 外媒称,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外国渗透的问题上“反击”中国,他用普通话作出回应并引用中国人的口号宣称,澳大利亚将“站起来”,反对外国干涉其国内事务。

据英国《卫报》网站12月9日报道,8日,中国对特恩布尔此前发表的言论发出了强烈指责。中方表示,特恩布尔声称中国干涉澳大利亚的内政,这样的言论毒化了中澳关系气氛,损害了两国互信的基础。

报道称,不过特恩布尔9日坚持自己的立场,他用强硬的措辞反驳批评并坚持说存在外国干涉的证据。特恩布尔表示,工党参议员萨姆·达斯蒂亚里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后者曾两次因为跟中国有关的争议退出参议院。

报道称,北京就中方干涉澳大利亚内政的说法向澳大利亚提出了“严正交涉”。在8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中方对特恩布尔在议会辩论中的言论感到震惊。

耿爽称:“我们对澳大利亚领导人有关言论感到震惊。这种言论毫无原则地迎合澳大利亚一些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他还表示:“(这种言论)毒化了中澳关系气氛,损害了两国互信与合作的基础。我们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已向澳方提出严正交涉。”

另据澳大利亚《每日邮报》网站12月10日报道,特恩布尔被指其攻击工党参议员萨姆·达斯蒂亚里跟与中方有关、提供大笔政治捐款的商人来往是“恐华”。

报道称,工党本尼朗选区候选人克里斯蒂娜·基尼利对特恩布尔发出了上述指责。在下周末关键的补选之前,两人分别在进行竞选和辅选活动。

这位前新南威尔士州州长9日向记者表示:“特恩布尔和自由党的言论中充斥着恐华因素。这对事情并没有帮助。”特恩布尔利用工党参议员达斯蒂亚里和中国商人的来往,为自己谋取政治资本。

在本尼朗选区的补选前,特恩布尔政府一直孜孜不倦地攻击达斯蒂亚里和中方的关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特恩布尔在上周声称中国正试图操纵澳大利亚媒体和政客,这一言论令其感到“震惊”。

(2017-12-11 17:23:00)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聚澳传媒观点和立场!

相关资讯

网友评论共有0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