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速登录

  • 登录
  • 注册

豹眼澳洲| 墨市市长的“性丑闻”

2018-02-14 15:21:21 分类:聚澳新闻

豹眼澳洲

随着中国移民大量涌入澳洲,如何融入“主流”社会成为在澳华人热议话题之一,为了能够帮助大家更深刻的解读澳洲政治经济文化制度背后的深意,我们有幸邀请到澳大利亚前人民大使赵捷豹先生作为聚澳传媒特约专栏作家。透过豹眼,犀利点评,振聋发聩。

 

 

作者自述

 

自小在马来西亚长大的我,耳濡目染,对种族歧视问题特别敏感。由于社会背景,成长时期的思维偏向于保守的。小学就读于吉隆坡的南开小学,中学就读于尊孔中学。既然校名为尊孔,顾名思义可知我上面说的保守思维没有过度夸张。

 

受高中时期的挚友,现为澳洲著名侨领邱威廉的影响,远渡重洋来澳求学。当时有幸地考进了墨大化工系,后来在悉尼找到一份工程师的职位,在悉尼的Philip Petrochemicals任职,期间修读化工硕士学位,也曾在科学刊物中发表过文章,以及兼任助教等。后辗转入悉尼大学,研究用太阳能为海水去盐的实验项目,因此也勉强可以算作是一位大学的学者(Academic)吧?

 

然而,当时年轻气浮,对大学里的研究的工作觉得很不耐烦,于是转到悉尼Lever & Kitchen去重操旧业,当工程师。期间又报名McQuarie大学选修MBA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在决定移民澳洲后,受朋友邀请加入3ZZZ多元文化电台担任主持,后来以电视制作的身份加盟澳亚民族电视台。因为喜欢结交朋友,被林美丰议员留意到了,召我加盟当他的助理,也因此我开始对澳洲华人的前途担忧,意欲推懂鼓励华人参政议政的运动,于是便答应了。当时我同时兼顾着自己的生意,两头奔波身心憔悴不已,但对澳洲政治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都抖出来了,也不怕诸位笑话。在澳洲写文章是受了陈之彬当上议员时的一篇“我不是华人的代表”文章后,气愤而勉强为之。谁知后来受到报馆编辑与社长的抬爱,尽力鼓励之下才不自量力,继续班门弄斧,见笑了。

 

 

 

致亲爱的读者:

 

 

小时候读过一副对联:“花若解语尤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当年怀着年轻人的抽象思维,觉得那句话挺有意思,很想将它作为信条。但后来不知何故却处处违反了。今次遵从了社长不断的邀请,毅然在这里献丑,希望读者们担待一些。如有看不过眼的地方,不妨绕过去就是,不必过于纠结。每个人的背景都有独特之处,因此立场与看法不同乃是预料中事,大家要抱着“君子和而不同”的原则才好。

 

先说清楚在下的背景,免得往后引起无谓的误会。在马来西亚长大的我,对种族歧视课题特别敏感。当地华人被沦为“二等公民”是无须争辩的事实。当地华人对这行政偏差很反感。有些如我一样当“逃兵”者,选择闪开。另外一些可以被称为阿Q精神者,得过且过,“一日和尚敲一日的钟”。也有部份决心于挽澜救难者,坚信可以通过民主选举方式来纠正或限制行政偏差,最少设立一个有效的反对党。更有一大部分生活写意者,他们坚信的是“当二等公民没啥不好,马来西亚的二等公民比一等公民生活得更好”云云。必须抢前声明,马来西亚的社会状况除了给马来人(巫人)特权,不断延续所谓“新经济政策”外,其他方面都很公平合理:奉行多元文化政策,宗教信仰自由,在不涉及政治课题的前提下言论也很自由,教育方面比较让人担心,但也允许中文小学(华小)的存在,中学也允许以中文为媒介语的华文独立中学,可以不依照教育部的着重巫文的教学课程。假设不计较头上的“玻璃天花板”,不会为“怀才不遇”而纠结,马来西亚其实是个很适合人居住的地方。然而,不管阁下是当老师的,当医生的,当公务员的,打银行工的,或与政府有关联的任何机构内任职,马来西亚华人要当CEO可就是一种奢望。阁下手下的员工不久后变成阁下的上司,就只因为对方的巫人背景,那种心理的不平衡不是一言两语可以平复得的。

 

到澳洲后发现这里也有玻璃天花板,只是没马来西亚那么明显,那么严重,那么公开罢了。即如此,这移民不就是白费了?不然,一来澳洲社会毕竟比马来西亚进步和开明。二来,澳洲华人的境况还未曾到了“挽狂澜于急难”的地步。只要当地华人先知先觉,未尝不可避免情况发展到“火烧眉毛”的局面。在马来西亚得到的启示是打破玻璃天花板的主要目的在于经济蛋糕的公平分配。更明显的说法是要争取一个公平合理的竞技场。要与人竞争,与人上擂台比武,起码条件是规矩要公平,是不?要不,获胜的机会大减,成功的百分比也必定不成比例的。一些人说只要加倍努力,华人也可以有所突破云云。这全都是废话。试问,在一个标榜公平民主制度的国家里,为啥某个民族必须“加倍努力”方可突破?所谓“公平”何在?也有一些华人老爱提出三两个华裔“精英”的实例。但这些都是小概率例子,与我说的百分比不能等同考虑。须说明我的观点都是针对大概率事项。假如老把三两个例子的“特别”事故提出来当论点,那么辩论便会失去主题,变成没完没了的胡闹了。

 

 

 

 

墨市市长多伊尔的‘性丑闻’事件,
最近被各界人士疯传,各方有各自的说辞,
性丑闻前因后果如何?
背后是否有不可言说的‘秘密’?
抽茧剥丝,为您解读……

 

 

近期在墨尔本闹的沸沸扬扬的新闻莫过于墨尔本市长Robert Doyle被好几个女人投诉说受到性骚扰的事了。事情由一位女性市议员Cr Tessa Sullivan引发,她宣称自己受不了市长的性骚扰,无奈之下只好选择辞去议员职位。这位市议员参选时是市长团队的成员之一,可以说她是依赖了Doyle的号召力而获选的。可能因此之故,市长觉得对方欠了一点人情,在语言行为上冒犯了。根据目前的资料,市长只是限于“动手动脚”,还未进一步“霸王硬上弓”的地步,我认为这位女议员向CEO(市政局最高公务员,与民选的市长有分别的)Ben Rimmer先生投诉是正确的途径,但搞到要退位辞职,那是不必的。量市长胆子再大,也不至于敢罔顾法律,做出进一步的违法行为。这事曝光后,传媒当然乘机炒作。这种“绯闻”是增广销路的天赐良机哦!

 

 

 

这事曝光后,市长声称他不知道被投诉了,但决定在事情酝酿期间“靠边站”休假一个月。这决定让不少人不以为然。在不久前华星艺术团的餐会上,同桌的维州上议院议长Bruce Atkinson与墨市前副市长李锦球讨论这事时也是持着“不敢苟同”的立场。在这儿不方便将他们二人说的话原汁原味地向大家汇报,但他二人皆是当官或当过官的人,见解方面当然有独到之处,不是我这门外汉可以匹比的。然而,为何Doyle又会选择相反的策略呢?这点必须让Doyle自己去解答。俗语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来自亲朋戚友以及家人的压力往往会超过一切外来的因素。是否如此我不敢说,但不能排除其可能性。

 

 

接着,不少不同年龄的女士公开指控说受过Doyle的骚扰。一位名为Carla的女士在电台节目上说出一年前发生让她烦恼的事。Carla说去年5月份她陪同未婚夫去参与一个颁奖仪式时就受到过同座市长桌底下的“脏手”侵犯。她的未婚夫当晚还是领奖嘉宾,这让她恼怒之余却不敢发作,只好避难于厕所内,最后让她未婚夫换了座位才避开了Doyle的性骚扰。然后有另外一位市议员Cathy Oke也公开了有一次在遴选公务员的集会上,她与其他一两位市议员陪同Doyle举行面试,坐在她身旁的Doyle 市长就在桌底下摸她的大腿,让她感到非常不舒服。过后她向一位同僚谈起这事时曾经被劝说将此事曝光,但她不想将事情闹大,所以没有采取行动,直到Sullivan议员辞职事件爆出后才公开此事云云。

 

 

Doyle 一方面否认罪状,但却在不久前辞去了市长职位。他的律师说这不等于他认罪了,辞官只是健康上的考虑。接下来还有多名女士声称曾经受过前市长的性骚扰。事情真相如何,法庭上迟早自有分晓,我们拭目以待就是了。

 

不过不少Doyle的支持者站出来为他辩白,说前市长不过是有贪杯的坏习惯罢了,酒醉了乱性,但他的本性是善良可敬的。然而,在面试公务员的时候,必定没有酒精的影响,假如Oke议员的报导是真实的,那么Doyle的“酒后失礼”的辩护便不能成立了。

 

 

 

自从当维州自由党党魁的Robert Doyle屡次选举失利,调转方向去竞选市议会,接替了自动退出政坛的苏镇西而出任墨市市长以来,很受选民的欢迎,在第二任选举时获得压倒性的原始票,不但光荣留任,且也把同个团队的战友拉上去了。也可能是近年来一帆风顺,意气风发之余,有点飘飘然,于是“君临天下”的情怀不由而生,才会犯上那么大的错误。今次事件闹大了,丢了官不说,他晚节不保之余,也会失去多个大机构董事局的职位,往后也会因此而断绝了许许多多退休后当挂牌公司,慈善机构董事的路途。就此,希望读者们引以为戒,澳洲的社会文明,不管阁下认同与否,已经到了一个很微妙的地步。如今妇女的尊严不可侵犯,男生对女性的态度必须谨慎,要不几十年后可能还会有人来算账,最后就算没事也会不胜其烦的。另外一方面,男士谨慎了就等于说他们不会或不敢轻易表态去追求“苗条淑女”了。女士们了解到这一点,假如不想单身的话,往后可能须要直接一点,在适当时刻,面对心仪男生时不妨把矜持放在一边,采取主动。别怪男生懦弱,实在是社会价值观已经改变了,所谓一得必有一失,天下的真理也。

 

 

今天先为各位读者解说到此,澳洲更多精彩,下期再见!

 

*以上观点不代表聚澳传媒的立场

 

 

市场推广


 

 
聚澳传媒原创或整理报道,谢绝转载,欢迎转发!

相关资讯

网友评论共有0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