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速登录

  • 登录
  • 注册

为什么海归在中国越来越不值钱?身份红利过后,每个优秀的个体都会成为主角!

2018-08-26 19:34:58 分类:聚澳新闻

 

小时候,故乡小城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座城市,在想象中从一端到另一端,就是一段极为漫长的跋涉。而如今,随着互联网的兴起,时代陡然加速,世界开始折叠压缩,对于我们来说,世界也如同记忆里的故乡那座小城一样,小的可以随时四处游荡。

 

随着距离的缩小,身份、学历、模式的红利开始消失,海归不再值钱,但只要你足够优秀,你就能在世界微缩成的舞台上成为主角。

 

1、世界已缩成一隅

 

1992年,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做了一件石破天惊之举。

 

中心把大楼抵押给中国银行,只为能贷到150万美元。

 

当时,拍摄一集《渴望》,每集经费不过2万,整个中心全年制作费也只有180万。筹款150万美元,只拍一部电视剧,无疑是豪赌。

 

然而,即便押上了办公大楼,中国银行依然犹豫。北京电视艺术中心的美工冯小刚,给中央领导写了封信。

 

他的《编辑部的故事》刚播完,据说领导挺爱看。

 

 

通过努力,贷款终于批下来,电视剧开拍,定名《北京人在纽约》。姜文男主角,冯小刚是导演之一。

 

这是中国剧组第一次到美国实景拍摄。剧组租用曼哈顿东村一个简陋地下室作为主场景。道具师从垃圾堆里捡来了冰箱、洗衣机、衣柜和一台40寸的彩电。

 

为了省钱,剧组在纽约四处游走,有时看到长街无人,马上驾机拍摄,拍完就跑,免得警察发现后要钱。

 

戏中故事和戏外一样窘迫。姜文饰演的大提琴家,一下飞机便迷失于英语丛林。

 

地下室内压抑的四壁,打工餐厅后厨如山的盘子,纽约生活如同冰冷的梦境。

 

厨房窗台上的洋葱,插着刀叉,从刀叉缝隙望去,是曼哈顿被锋利分割的天空。

 

1993年,电视剧首映,万人空巷。灰暗的铅壁被凿出孔洞,刘欢那句“千万里,我追寻着你”倾泻而下,如同大洋彼岸吹来的浩荡长风。

 

电视剧每集开场,都会打出那句话:如果你爱一个人,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

 

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对于国人而言,都是别样人间。人们挤在电视机前,如同管窥一个遥远的平行世界。

 

那个世界陌生且充满诱惑,刚刚兴起了出国热潮,很多人将它视作了改变自己一生命运的重要节点。

 

然而等待他们的,注定是一场艰辛的旅程。所有的过程都漫长且封闭,所有的起点都卑微且孤单。

 

《北京人在纽约》最后一幕,冯小刚出镜,扮演一个从北京来投靠姜文的新人。

 

姜文领他到曼哈顿那个地下室,借给他500美元后,扬长而去。

 

冯小刚呆望下地下室,返身跑回地面。纽约夜幕沉沉,世界孤单陌生,他在街头怒吼:我操你姥姥。

 

电视剧至此戛然而止,那句骂声,最终消散在时代的雾气中。

 

 

时隔六年,冯小刚指导拍摄了电影《不见不散》,再次讲述北京人在美国的故事。

 

这个时候,他已经是当红贺岁片导演。

 

时代不同,境遇不同,心境不同,内容不同

 

电影中的美国也不再阴冷,开始有了大片蓝天白云。有了生气,有了温暖。

 

葛优饰演的主角,虽然初到美国时依然狼狈,但好歹有了笑容和调侃,并最终能调教美国警察,集体高喊“为人民服务”。

 

但这个时候,出国热潮虽然依旧,但不再像6年前那样消息闭塞。出国的主题有了淘金和镀金。因为思想观念的不同,很多人利用学成的只是,造就了一个又一个财富传奇。

 

但是,千禧年后,互联网兴起,距离不断被压缩,世界开始折叠压缩。

 

地质学上,板块间的重聚或许要等待亿万年,然而在网络之上,实际距离变成了空间距离,薄的就像一层屏幕,需要做的就是动动手指。

 

海外学子可以视频语音,恐怖袭击,枪击事件,洪水,灾害,发生在全世界各个地方的新闻,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距离感,剩下的只不过是一面屏幕和一根网线,后来大家都用了无线,联网线都省掉了。

 

在之后,信息时代爆炸式发展。

 

国内国外的经济模式,思维模式有了更多的互通。

 

中国独创的共享经济已经走向了世界。国庆时,在米兰和佛罗伦萨的中国游客,已熟稔地骑上了摩拜单车。

 

 

红色的车轮碾过古老的街巷,巷中的名店橱窗内,挂着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标识。世界的距离早已经模糊了。

 

很小时候,我以为故乡小城是一座极大的城市。从城市一端到另一端,在想象中是一段极为漫长的跋涉。

 

长大后,我发现世界也如同故乡那座小城。当时代把我们不断举高,世界已缩成一隅。

 

2、用旧思维向世界索取,收获的只会是苦涩

 

当世界被压缩之后,原本因为距离和信息闭塞产生的红利开始消失了。

 

比如,身份红利

 

早期,中国对于外国的生活充满了好奇和向往,海归学子,就好像带着光环一样,颇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唐骏1986年回国时,老家的亲戚朋友和同学,包了一辆大巴车从常州到上海虹桥机场接他。虽然他只是留学生,但欢迎场面如同迎接奥运健儿。

 

洪晃在美国读完中学和大学后,回国带着骄傲“从国外回来的人刚开始都有点优越感,走在王府井茫茫人海中,我们总觉得比别人高一截”。

 

然而,随着时代快速演进,海归不断增多,这种优越感很快消失。

 

海外经历令履历增色,但不足以让人仰视。

 

 

接下来消失的是模式红利。

 

当信息洪流还被大洋阻隔时,海外的先进技术和商业模式,搬回国内,便是财富。

 

当年杭州海博翻译社的翻译马云,被西雅图的互联网经济震惊的目瞪口呆;深圳润迅工程师马化腾,惊诧于以色列人发明的ICQ通讯软件。

 

对互联网一窍不通的张朝阳,看到了雅虎的成功,决定把它照搬到中国,起个仿名叫搜狐。雅虎域名是yahoo,搜狐早期的域名干脆叫sohoo。

 

现在再看看这些人呢?一方大佬已经不足以诠释他们的价值了吧?

 

曾经,1998年尼葛洛庞帝访华,注资搜狐。青年张朝阳向媒体介绍,这是我的天使。

 

记者们一片哄笑,对一个大老爷们儿叫天使,画风太清奇了吧?那个时候,大家还不知道什么叫风头,什么叫融资....

 

现如今,互联网时代,信息不再是沟通的阻碍。哪怕一点新奇的想法,只要在网络上出现,就会被人察觉,仿造。从前,我们学习国外,现在,我们的发展速度和创新速度已经成了世界领先,海外都在盯着中国,想要学习最新的互联网创意。

 

 

最后消失的是学历红利。

 

千禧年前后,第三波留洋浪潮开启,中产阶层开始将子女送往海外读书,风潮愈演愈烈,并绵延至今。

 

然而,当少年们学成归来,却开始遭遇就业困境。

 

除了顶级名校的学历依然坚挺,更多的海归毕业生,淹没于求职的人潮中。

 

《2017中国海归就业创业调查报告》显示,如今,44.8%的海归收入在6000元及以下,83.1%的海归认为专业与工作岗位不契合。

 

世界已被缩小,当你还用旧思维向世界索取,收获的只会是苦涩。

 

 

3、每个优秀的个体,都会成为主角

 

当旧红利消失之后,新的时代红利开始诞生。

 

世界既然已被压缩,那么意味着我们离许多机会更近。

 

那些收拾好行囊,准备去印度创业的人们;

那些研读财报,深夜搏击美股的人们;

那些观察科技动态,开启新领域创业的人们;

那些布局海外房产,规划未来移民的人们……

 

这个时代,你未必能留下全球性足迹,但势必要有全球化思维。

 

当你用世界化的视角,重新审视人生,这可能就是你命运的转折点。

 

之前红极一时的电影《天才枪手》,故事原型是中国的枪手学霸,里面少年们用飞跃时区作为作弊手段,其实是中国发明的。

 

 

所以,大家称现在的地球位地球村。距离已经模糊到了极限。

 

但是,互联网时代已经是极限了吗?

 

事实上这仅仅是个开始。

 

我们正在逐步迈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人工智能星期,Google的智能机器人横扫了围棋界。智能家居,为人么的生活创造便利,智能耳机的出现,让语言障碍不复存在。

 

现实距离将会真正意义上的被折叠,马斯克除了弄出了更加环保的特斯拉,更成功的试验了火箭旅行,几十个小时的距离缩短成了几十分钟。世界还有多大?

 

5G时代已箭在弦上,AR外设正叠加虚拟和现实,未来的世界会更小,你需更新的思维适应。

 

事实上,转变早已发生。

 

我们依旧喜欢闯荡异乡,只是不再赌博式地扎入陌生国度,而是谨慎地翻阅世界,寻找最适合自己的机会。

 

我们依旧推崇海外读书,只是不再纠结学历和文凭,而更看重思维体系和国际视野。

 

我们游历的身影遍布海外,但已不光排队在奢侈品店前,开始进入文化馆和博物馆,享受世界被压缩后,所带来的文明便利。

 

罗马机场二层候机厅,有一架公用钢琴,候机的乘客可以随意弹奏。

 

国庆假期时,我在机场转机,有个中国中年男子,走到琴前,放下背包,安静坐下。

 

他微笑从容,数首曲目流淌而出,其中就有那首《千万次的问》。

 

五洲四洋的过客,围绕在钢琴周围,俨然如同微缩的世界。

 

他们或许不知曲中的倾诉和惘然,但依然在曲终时,为美好的音乐鼓掌。

 

世界已微缩成舞台,而每个优秀的个体,都会成为主角。

 

相关资讯

网友评论共有0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