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速登录

  • 登录
  • 注册

中国传统音乐可以开创属于自己的时代!他正在努力证明这一点!

2018-09-13 06:14:46 分类:聚澳新闻

 

有的人成名之后,会变得膨胀,变得浮夸,有的人成名之后反而会变得更加低调内敛,更好的磨砺自己,将自己的态度和自己的理念传递给跟多的人。

 

谭盾无疑就是后者的代表。

 

获奖无数的他,仍在创作的道路上奔行,希望将中国最古典的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

 

 

这一次带着全新敦煌遗音《慈悲颂》来到墨尔本,就是要让中国传统佛教音乐政府这座世界文艺之都。

 

时间:2018年10月6日 周六晚 19:30

 

地点:墨尔本艺术中心 Arts Center

 

票价:

Premium

$112 / $107

 

A Reserve

$99 / $94

 

B Reserve

$75 / $70

 

C Reserve

$50

 

Under 30s

$39

 

购票请扫描下图二维码:

 

 

中文订票电话:

03 9867 6668 

 

官方订票电话:

03 9929 9600

 

 

曾经有一段针对谭盾针对谭盾的采访,谭盾没有夸夸其谈,反而十分质朴的回答出了自己最本质的音乐心。

 

问:您前段时间获得了金狮奖,您曾获得格莱美、奥斯卡等大奖,可谓获奖无数,您第一次获奖时是什么感受?

 

答:我每一次得奖,家里人都会问奖金多少,我说对不起,又没有奖金,家里要有保姆的钱、水电的钱、租房的钱、飞机票以及小孩的学费,尽管我得的所有的奖都没有奖金,无论是奥斯卡、格莱美以及这次双年展的奖,但我觉得特别欣慰,奖的本身真的只是一个奖,一个最高的荣誉,荣誉我觉得是不能用奖金来衡量的,格莱美、奥斯卡、金狮奖、巴赫奖、肖斯塔科维奇奖其实都是对中国文化的致敬,因为我自身无论是思想还是创作,表演还是指挥,其实我跟国学、国乐是贴在一起的,而这个引申出来的每一次表现,无论是电影音乐还是视觉音乐、音乐视觉,都和中国传统的文化有关。

 

 

这些奖与其说是对我的表彰,倒不如说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致敬,因为我做的一切都跟这个民族、文化传统和根有关,很多东西在跟全世界的观众沟通的时候,是一个艰辛的历程,同时也需要哲学、美学和技巧来支撑,所以我觉得在这个层面上如果有那么多国际的奖项来承认你,我觉得就是向中国文化的致敬。对我来说,我自认为自己是一把钥匙,这把钥匙用来开启各个艺术中心、剧院、艺术节的大门,但这把钥匙是怎么造的呢,其实这把钥匙就是由民族的、传统的民族音乐美学造就的,所以我这把钥匙是与众不同的,所以造钥匙、使用钥匙一定要想到锁匠,喝水一定要想到挖井人,我觉得民族音乐界从刘天华到阿炳等都是我们的前辈,我在它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问:这次演出很特殊,您用中央民族院团演出,西方乐器作为主奏,是怎样考虑的?

   

答:我觉得在我的心目中是没有东方与西方的,就像去考察敦煌的壁画,你会发现那些四百人的乐队、三百人的乐队,一千多年前都画出来了,乐器都写出来了,其实按照敦煌壁画上所画的大乐队的感觉,你就会发现整个世界乐队的历史要往前面推一千年,那时候你会发现东方和西方是从来没有隔阂的,历史非常有意思,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其实生命的哲学就在于你、我能够变成一件事,就像奥运说的“你和我”,我觉得指挥和乐团、东方和西方、主奏和乐队、其实都是“1”的概念,非常像中国国学,提出阴阳其实是为了融合的最高境界,而不是冲突的最高境界,对比是为了融合,所以一切的一切其实在演奏美学里面是为了一种高境界的融合,我觉得这两天的排练无论在音色、节奏还是力度,从点、线、面各个层次,在民族音乐演奏美学的方面是有非常深刻交流的,而且演奏的质量非常高。

 

 

 

问:在您心目中音乐与科技、视频的关系是怎样的?如果视频和音乐同时在台上,会不会抢了音乐的风头?

 

答:我觉得其实在中国早期的民族音乐学里面,无论是“大象无形“的也好、”大音希声“的也好,还是“此处无声胜有声”,无论从武侠还是到音乐,所有的东西都是和视觉或者是“看不见的”视觉、“听得到的”视觉有关。视觉其实在音乐家排练之间,指挥家和乐团排练之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塑造听觉的桥梁。所以有时候是在听觉的范围里面去实现视觉。

 

那么我们也可以从哲学的方面来考虑,从视觉的氛围里面去探索听觉,这两个东西一点儿都不矛盾。中国音乐最早期的美学谈到乐舞和舞乐文化,无论是唐代大曲还是胡笳十八坡,会发现其实视觉的呈现,舞乐和乐舞之间的融合是没有界限的。

 

 

我觉得一个音头、一个长音、一个连线,点线面的演奏都是和声音塑造的视觉有关,和身体的丹田,整个演奏时的能量有关,同时和集体有关,当奏一个很弱的声音的时候,几百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一定是借助视觉,寻找内心深处的感觉。音乐或者音乐会的呈现方式,是一个和观众分享、沟通的方式,你要让别人觉得好看,好看就好听,所以我觉得音乐的视觉非常的重要。同时,一个在视觉上没有任何想象力的人,难道可以把音乐做好么?不可能的。

 

我们发现其实无论是民族器乐还是管弦乐团,每隔三五十年,乐器音色的拓宽是发展很大的,也就是说,科技和艺术是一对非常有意思的孪生姐妹,达·芬奇说如果你想知道鸟怎么飞,那么你要知道风怎么吹,科学家听了达·芬奇这句话,创造了飞机。所以说,艺术家的灵感可以启发科学家探索飞机,那么科学家的理智、科学其实也像艺术家对于看不见的声音的探索。科学家所做的东西很像艺术家探索声音,声音是看不见的,也摸不着的,就像“牛顿定律”,实验一个“牛顿定律”要摸多少声,听多少音,有多少想象,所以音乐和科技就是一对孪生姐妹。今天到了21世界,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科技的年代,千万不要把科技当成我们的阻碍,因为传统,特别是即将消失的传统,如果可以和科技拥抱的话,那就可以延续到未来。

 

 

我觉得科技有两个层面,一个是借助科技来传播我们传统的艺术,同时我觉得传统艺术在创造的方面,在视听、3D多媒体方面主动探索一种新的形式,我这次和中央民族乐团合作的“手机交响乐”,通过手机,把艺术家的心声带给社会和大众,我们对天、对地、对我们的地球的关爱,我们对环保要有我们自己的声音,所以手机作为一种新的“乐器”,无论是百度、腾讯、阿里,都可以是我们的乐器,都是我们艺术中一个不可缺少的“科技音”、“科技的旋律”、“科技的节奏”,一切的一切只有当拥抱科技的时候,我们的传统才可以走向未来,达·芬奇给我们做了一个很优秀的榜样。

        

 

所以科技要传统化、国乐化,国学化,同时科技一定要中国化,要有中国自己的“阴阳太极、儒释道”的传统,这样才能有不同的格局和音乐性格。所以科技是有美学的、是有性格的、和艺术是一模一样的,我觉得玩艺术的人就是玩科技的人,搞科学实验的科学家也是艺术家,他们是最让人尊重的艺术家,所以民乐的未来一定要和科技拥抱,最高层次的美学和哲学层面,无论是民乐、交响还是电子,其实都是相通的。所以我觉得无论是演奏、创作还是传播,包括艺术管理四个方面,都和当代已经到来的科技的氛围相关,我们应该与其让别人踢着屁股走,不如自己拉着大流往前面冲,我觉得一定要这样。


谭盾老师畅聊了对音乐、对科技、对艺术的感悟,提出了自己对民乐这一国宝艺术的发展之路的畅想。

 

 

纵观谭盾的音乐创作之路,独出机杼之作已然硕果累累,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格莱美作曲奖……以及最近获得的威尼斯双年展音乐终身成就金狮奖等,谭盾总能给予音乐以历史感、民族感、深厚感。从“有机音乐”运用水、纸、陶到科技、网络微信,谭盾迥然不群的艺术创作为中国传统音乐的发展指出了一个方向。

 

 

当被问及究竟有多少作品有关于中国民乐时,谭盾老师微笑道:“我所创作的每一首作品几乎都涉及到民族音乐”,此时的谭盾老师,脸上露出一丝自豪感,回想那些灼灼之作与谭盾老师的名言“所有的继承都是为了创新”,谭盾老师始终致力于用时尚的方式、多元的因素,发现中国传统文化,寻找民族音乐的新发展,为了保护长城,创作歌剧《秦始皇》,运用陶乐团、石鼓,将史料转化为音乐;为了保护《女书》,创作微电影交响诗《女书》,运用”音乐3D“,交响诗与女书吟唱同步;为了保护湘西古老文化,创作多媒体巨制《地图》,将民间音乐与交响乐相对应。而对于奖项本身所带来的荣誉,谭盾老师淡然的说道:奖项是对作品的认可,让中国的文化走向世界,被世界人接受和认可,是最欣慰的。谭盾老师的采访中,自始至终向我们传达着一位以弘扬中国传统艺术为己任的艺术家对中国传统艺术的使命感,用世界的语言传递中国文化。

       

 

此外,谭盾老师给予了民乐国际网重要的职责与期盼,他认为:“民乐国际网就像是一个丝路般的网状,它的传播能量将不可限量,它是一个隐形的‘丝绸之路’……将国家美学的、民乐的、年轻的人才通过国际化、多样化、科学的甚至非常时尚的方式向世界传播与沟通”,关于中国民乐向世界传播的问题上,谭盾老师坚持在继承传统中创新,认为:中国民乐国际网应汇聚世界各地优秀的乐团,以民族器乐协奏曲的形式将中国音乐推向世界,同时中国的民族乐团也应在世界的音乐节、艺术节中“大开花”,将丝绸之路特别是敦煌壁画之中记载的中国国乐的形态、结构、美学、演出方式等,用一种崭新的方式、网络的形态、科学的方法与全世界沟通;中国的民乐艺术家要有大格局与世界观,我们的舞台是世界性的,我们要把对民族、对传统音乐文化的热爱转化为一种创造能力,真正的”为国出力“,我们每一位音乐人都需要调动一切有可能的能量,这种能量是世界的、是科技的、是现代的,为中国传统音乐创造世界格局。

 

 

相关资讯

网友评论共有0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