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速登录

  • 登录
  • 注册

澳州华裔大爷为救孙子被车撞死,凶手竟然被无罪释放!所有华人都愤怒了!

2018-10-09 13:32:51 分类:聚澳新闻

 

为了从车轮下救下自己的孙子,墨尔本一位华裔老爷爷不幸被闯红灯的汽车撞倒身亡。

 

 

事发近两年了,近日肇事司机终于接受了法律的审判。然而结果却让所有人大失所望。

 

事故发生在2016年11月3日下午,66岁的老爷爷张启民(Qimin Zhang,音译)推着婴儿车,带着自己的孙子出门游玩。就在他们准备通过墨尔本西郊Nunawading的Springvale Rd和Springfield Rd,路边有个红灯,于是张爷爷推着婴儿车停了下来静静地等红灯。

 

 

待绿灯亮起,行人通过的信号也亮起来,张爷爷推着孙子准备过马路。

 

然而就在这时,变故发生了——一辆SUV突然从正面直直地冲了过来!没有减速没有避让,就这么直直的向着他开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张启民用尽全力,一把将身边的婴儿车推向路边,而自己却没能逃开......

 

 

汽车巨大的冲撞力把他撞的高高飞起,然后他的头部重重得摔在了路上,导致颅骨骨折,送医不久便宣告不治身亡。

 

肇事司机是当年42岁的Ruwanmalee Perera,来自Doncaster East,在幼儿托管中心工作,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发生事故的时候她没有注意到红灯,也没有注意到过马路的张爷爷和他手里的儿童推车,因此没有任何避让的撞了上去。

 

 

上周三,Perera在维州地方法院接受了审判。在法庭上她承认了这项危险驾驶导致他人死亡的指控。根据相关法律,危险驾驶导致死亡的,最高可以判处10年的监禁。

 

 

然而法官却宣布判处了Perera无罪,但由于她的行为确实存在过失,因此判处社区惩戒令,包括150小时的社区工作,同时被吊销驾照18个月!

 

判决一出,关注此事的很多人大为不解!

 

由于Perera的过失让一位无辜的老人失去了生命,让一个孩子失去了为他付出生命的爷爷,而肇事者却只要付出150个小时的社区服务作为弥补?

 

 

家属表示不能接受。

 

但是法官给出的理由是,由于这次的事故导致Perera患上了创伤后心理障碍综合症,即心理学家常说的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也被译作创伤后压力症、创伤后压力综合症、创伤后精神紧张性障碍、重大打击后遗症等。

 

 

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物理伤害,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或身体及心灵上的胁迫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

 

 

根据个体的不同,PTSD的表现也不相同。

 

但核心症状有三组,即创伤性再体验症状、回避和麻木类症状、警觉性增高症状。常伴有抑郁等其他心理问题。

 

法官Gucciardo认为,Perera由于这次事故患上了创伤后压力综合症,这对她来说已经是很严重的惩罚了。而且如果判处她入狱,将会对她的病情产生更大的刺激。

 

 

“在我看来,这次车祸给你带来了重大的影响,这已经超出了法庭的审判范围。悔恨与内疚将伴随你的一生,而牢狱生活则会让你的的病情雪上加霜。”

 

法官将Perera的行为描述为这类型车祸中犯罪程度“最低的错误”,因为她没有喝醉、没有超速、没有打电话,同时也没有疲劳驾驶,却依然给人带来了伤害。

 

他进一步赞扬了Perera的良好性格、扎实的工作经历以及作为一个好妈妈的品行。

 

 

“虽然危险驾驶致人死亡是疏忽的表现,但在这件案子中,肇事者只是一时疏忽,所以她不应该受到太多谴责。”

 

对于张启民爷爷事发之时推开自己的孙子这一举动,法官Gucciardo称赞这是“英雄之举”:“张先生确实很勇敢,并在事故发生的前一刻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勇气:他将婴儿车用力推开,避免自己的孙子也受到伤害。这是一种勇敢且无私的行为。”婴儿车被推到路边,捡回小命的宝宝只是脸上受了轻微的擦伤。但是她却永远失去了自己的爷爷。

 

得知审判结果后,张启民的妻子江玉楠(Yunan Jiang,音译)备受打击。

 

 

此前江玉南向法庭提交了一份令人揪心的受害者影响声明,请求对杀害她丈夫的凶手判处适当的监禁。

 

在声明中她形容了自己的丈夫是一位深受敬爱、富有爱心、体贴他人、关心家庭的男人,并且陈述了失去丈夫后的,自己的生活几乎完全被摧毁的情况,每日沉浸在伤心、沮丧和失眠的严重影响,由于Perera的过失,导致自己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失去丈夫之后备受抑郁折磨。

 

法官Gucciardo则在判决中指出,被害人的家人仍然对Perera“不宽容”,并寻求“最高限度的法庭赔偿”。

 

然而,法官并未因此动摇。“我已经考虑到了这些强有力的情感表达……这种情感虽然可以被理解,但不能推翻法庭的量刑原则”。

 

客观分析,因为患有PTSD就可以磨灭杀人的事实吗?

 

一个英雄版的爷爷就因为一个声称自己压力过大的女人这样撞死?

 

如果说,当时爷爷反应慢了一点,没有推开孩子呢?

 

是不是这个凶手依然可以用所谓的精神压力来脱罪啊?

 

同情精神患者?那么法律有没有想到,以后孩子长大了,得知当初自己的爷爷为了就自己付出了生命,而且凶手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惩罚,会不会出现心理阴影?

 

有没有想过失去了亲人的这家人如何度日?如果因此产生了精神问题,甚至更严重的问题,谁去负责?

 

反而凶手就可以这样逍遥法外,这就是所谓的公平吗?

 

如果说凶手和死者反过来,凶手是一名华人,死者是一名澳洲人,或许审判会变得完全不同了吧。

 

相关资讯

网友评论共有0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