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速登录

  • 登录
  • 注册

澳洲总理又要换了?就因为允许在悉尼歌剧院上打广告,被几十万民众疯狂怒喷!

2018-10-11 19:02:47 分类:聚澳新闻

 

悉尼歌剧院是澳洲的标志性建筑,白色的风帆顶棚让人惊叹设计。

而前天的悉尼歌剧院比往日更加引人瞩目。

 

 

有几千人拿着手电筒来到悉尼歌剧院的门口,他们是来搞破坏的,也是来保护歌剧院的。

 

 

因为10月9日的晚上,悉尼歌剧院标志性的风帆顶棚上要播放一条广告,而这些悉尼人是来破坏这条广告的播放的!

 

 

他们希望手电微弱的光线能够让广告画面变得模糊不清,为了使这条让悉尼人感到羞耻的广告不被看清楚,他们奋力的举起手中的手电!

 

 

随着帆船外墙上出现广告,现场民众立刻发出嘘声抗议,并尝试用手电筒和手机的灯光破坏投影广告。

 

有的抗议者从环形码头的另一头用灯光照射,导致投影出来的广告变得模糊不清。

 

 

除了市民自备手机 和电筒外,还有悉尼本地的灯光公司,带来专业设备加入抗议,朝歌剧院顶部啪啪 照去

 

 

这是一条什么样的广告啊?

 

能让这几千人代表31万澳洲人前来“搞破坏”?甚至连悉尼的州长Gladys Berejiklian,和澳洲的总理Morrison都岌岌可危!

 

事情要从墨尔本的赛马节说起。

 

 

众所周知,墨尔本的赛马节Melbourne Cup世界闻名,维州政府还专门为它设立了一个法定公共假日Melbourne Cup Day。于是Melbourne Cup几乎成了全民狂欢节,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

 

 

对此,新州政府一直非常眼红,经过一系列的筹谋,去年在悉尼也搞一个大型赛马节Everest Cup。尝到甜头的新州政府更是在今年将奖金增加到1300万刀,超过墨尔本赛马节成为世界上奖金最高的赛马比赛。政府也预计设立公众假期,以期带动赌马经济!

 

 

而如此巨大的资金投入,如果没有悉尼人的参与,显然是徒劳。悉尼的赛马活动Everest Cup想要弄得跟Melbourne Cup一样,成为全国甚至全球的盛事就必须要得到更多人的关注

 

于是,为了更好的进行宣传,主办方四处投放广告,最后居然将视线瞄准了澳洲的标志、悉尼人的骄傲——悉尼歌剧院!

 

 

他们设计了一套急剧煽动性的商业广告,并将方案提交给了新州政府,并且得到了州政府的大力支持。

 

将于本周六(13日)举行Everest Cup,在昨晚8点时分,于歌剧院外墙以灯光投射形式播放10分钟左右的赛马广告宣传片。

 

 

这一决定在上周五遭到了歌剧院董事会的反对。

 

悉尼歌剧院CEO,Louise Herron女士称,这有悖世界遗产的保护政策,因为歌剧院“不是广告牌”。

 

(悉尼歌剧院总裁Louise Herron强力反对这一广告提案 / The Australian)

 

董事会的否决随后被新州州长Gladys Berejiklian推翻,称会对最初的版本做出修改。

 

尽管歌剧院方面对修改方案仍然持否定态度,但是面对政府的施压,这次他们不能拒绝。

 

因为除了州政府亮绿灯外,联邦政府对此也是大力支持。

 

 

总理Scott Morrison在日前的记者招待会上称,该项赛事是一国际盛事,因此利用歌剧院作为悉尼最大的“广告牌”宣传理所应当。

 

群众一片哗然!悉尼歌剧院可是澳洲人民的骄傲!什么时候成了政商的广告牌?

 

更让人愤怒的是2GB电台知名主持人Alan Jones在访谈节目中的言论和表现。在Alan Jones对歌剧院CEO Louise Herron女士的访谈中,不仅多次粗鲁地打断Louise Herron对于董事会否决Everest打广告的相关政策的解释,还叫嚣道:“Louise,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告诉你,3分钟后我要与州长对话,如果你不合作的话,你应该走人。”

 

(悉尼歌剧院CEO,Louise Herron,被喷 / SBS)

 

简直无礼至极!一经播出,引起了民众的激愤!

 

上周五,悉尼市民在change.org网站上,发起联署请愿,反对广告提议,保护世界遗产。

 

短短几天,签名支持的人数超过了31万,是该网站成立以来签名人数最多的一次。

可谓是前所未有的胜利!

 

(超过31万人联署请愿)

 

悉尼市民Mike Woodcock是请愿的发起人,他在文中说 “让我们提醒他,歌剧院是人民的剧院。”

 

 

周二早上,他带着请愿书来到新州政府大楼外,希望面见州长。但最终州长Berejiklian并没有接受他的请愿书。

 

在舆论重压之下,2GB主持人Alan Jones昨天在节目中向悉尼歌剧院董事长正式道歉。

 

 

但对于昨晚的游行,他将其形容为“幼稚行为”。 这位“曾经的”种族主义者认为赛马节可以给新州带来几百万的经济效益,反对政府的那帮人都是没脑子……

 

 

但这场代表民心的抗议并没能改变政府的决定,在利益面前,再多的抗议都是苍白无力的。不管是总理还是州长,都认为民众的抗议是无理取闹,因为“无知的”民众看不到这次广告带来的关注度和日后狂欢节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

 

10分钟广告宣传片依然会按时播放,就在10月9日晚上。

 

 

既然不能改变政府和商人的决定,那就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于是从傍晚开始很多悉尼人陆续的来到歌剧院门前,举起了手中的抗议牌

 

“请不要亵渎艺术”

 

“赢了几百万的收益,损失了70亿的社会价值,澳洲的领导真够聪明的”

“歌剧院不是用来宣传赌博的”

 

“要赌吗?10秒钟失去30万选票。”

 

 

一句句带着愤怒的标语,表达着悉尼人内心的悲愤!

 

从Circular Quay到歌剧院,一路上挤满了前来抗议的人群。许多原本不知情的路人在听说了前因后果之后,也自愿加入了抗议的队伍。人越聚越多。

 

夜幕降临,到了广告播放的时间,聚集在这里的几千名澳洲人,打开了他们手中的手电筒、手机闪光灯等等一切照明设备,齐齐的对准歌剧院的风帆顶棚,对岸更有悉尼本地的灯光公司,带来专业设备加入抗议,朝歌剧院顶部啪啪照去!

 

 

在这十分钟里,所有人都尽力举起手中的光,希望这条耻辱的广告不要被看到!

 

他们真的成功了!汇聚的光成功的干扰了赛马广告,远远看去,抽签数字几乎看不到了!

 

 

其实,就算广告没有被干扰,这些澳洲人本身也足以让世界忽视那条广告!因为没有人关注广告的内容,这些举着灯光、拼命想要保护歌剧院的澳洲人才是最大的亮点!

 

 

警察没有驱散抗议的人群,因为只是一场无声而有序的抗议!

 

在场的群众表示不能理解政府官商勾结的做法。

 

 

“人们非常难过,不想让悉尼变成赌城。我们很惊讶,孤傲的政府竟然不顾民意。”

 

“悉尼歌剧院是艺术品 不是广告,为什么要推广赌瘾?”

 

“悉尼歌剧院是人民的歌剧院,是社会最伟大的成就,放赌博广告只能让它贬值。”

 

“歌剧院是我们国家的象征,用它来登广告令人恶心!”

 

 

今日悉尼的民调统计显示,81%的人反对歌剧院播放商业广告!

 

州长则表示:“我很遗憾事情竟发展成这样,但我同时对那些出来发表一些很尖酸言论的人感到很生气。”

 

 

澳洲人不能理解,政府怎么能为了经济利益践踏悉尼歌剧院的尊严!要知道,对于悉尼人来说,这可是他们心中的骄傲!更别说,悉尼歌剧院还是世界文化遗产!

 

在这些抗议者中,有歌剧院建造者的子孙,有从小看着它一点点被建造起来的悉尼本土人,又因为它选择而爱上澳洲的新移民,更有许许多多普通的澳洲人!在他们的心中,歌剧院是澳洲的骄傲,是澳洲文化的象征!澳洲政府此次不顾民意将其用于商业化用途,实在是令人寒心!

 

 

Henry Hall是悉尼歌剧院最后阶段的设计师Peter Hall的儿子。当年眼看着父亲在原设计者Jørn Utzon被新州政府气走之后,排除万难完成了这一建筑史上的旷世之作。

 

Jimmy Barnes,澳洲摇滚传奇人物。音乐人将这里视为最神圣的殿堂,曾经迷失在赌博中的他坚决反对在这里投放宣传赌马的商业广告。

 

 

Huw McKinnon是一名剧场演员,他下班后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赶来抗议,他站在示威队伍的最前面。他表示,自己每周都会带孩子们来这里参加公益活动,欣赏美丽的风景,如今这里却要播放宣传赌马的广告,以后要孩子怎样面对这里呢?

 

 

抗议的人群中还有因为父亲赌博输到妻离子散一无所有的Joshua,有父亲参与建造歌剧院,亲历建造之困苦、如今身患阿兹海默症依然深爱歌剧院的Janna,有80岁高龄、目睹当年歌剧院拔地而起的 Jack……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前来守护歌剧院的理由!

 

 

自从1973年10月20日,悉尼歌剧院扬起白色的风帆,以傲人姿态展现在世人面前起,它便成了澳洲人精神上的寄托和骄傲。多少年来,这片背负着罪犯流放之地恶名的土地上,第一次有了一个让人骄傲的杰作。以前澳洲人在他国人眼里都是粗鲁没文化的,自从有了歌剧院,世界才看到了澳洲人的精神!

 

赛马节可以不办,州长总理都可以换,但歌剧院是唯一的!

 

 

虽然澳洲的历史并不漫长,可是澳洲人却让全世界看到,他们在认认真真地保护着仅有的历史文化遗产!

 

那一晚,歌剧院门前的悉尼人让世界看到了澳洲的精神,他们才是澳洲最宝贵的财富!

 

很多专家质疑称,这一决定涉嫌违反新南威尔士州的法律。当地法律明确规定,将颜色和图像投射到帆墙上的举动应“仅限于特殊的、非商业性的短暂场合”。

 

悉尼歌剧院于200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理由是该建筑“在建筑形式和结构设计上展现出多重创意和新意,大胆的视觉试验对于20世纪后半期的新兴建筑有深远的影响”。

 

 

根据相关条例,世界文化遗产不应被用于商业用途,表面不应出现任何品牌或商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发言人表示,世界遗产中心已经开始调查,在了解所有细节之前不会发表评论。

 

 

相关资讯

网友评论共有0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