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速登录

  • 登录
  • 注册

读者投稿|竞选到了最后关头:工党若得胜将意味著什麽?

2019-05-15 17:30:30 分类:聚澳新闻

文章为读者投稿,不代表聚澳传媒观点。

 

2019年联邦大选已走到了了最后一周。各党都在为了增加自己的支持率做最后的衝刺。选民们则在考虑哪个党能为自己带来最大的利益。

这次大选出现的一个新现象是多达150万的选民都早早就已经投了票。

 

据说大选日之前会有四百多万选民提前投了票,佔到共计1650万选民的四分之一,好像他们对各党的竞选宣传或后期的宣传根本不感兴趣似的,它们无法使他们改变主意或投票的意向。

 

这些选民大多应该是各党的基本支持者。

不过这个现象也许会改变今后的竞选形式,竞选期也许会变得较短,不会像现在的五六个星期,也许会变成三四个星期,各党会更重视平时的政策宣传和争取选民的工作,不会等到竞选才释放出政策来。

很多评论家认为工党领袖、曾在澳州总工会任职的、搞工运出身的萧登很可能会赢得大选,登上总理宝座。

 

我回顾他的发迹史,发现他瞄准机会投靠“正确的”主子,在党内的“路线斗争”中站对队、选对路线,然后得到提升,一步步往上爬的的本领超人。

在前工党陆克文政府时,吉拉德突然背后捅刀搞倒陆克文,他投靠吉拉德倒陆有功,得到了吉拉德的提拔;

 

后来在吉拉德当政时,陆克文几次挑战吉拉德失败坐到后排暗中积聚力量,准备反攻并突然挑战吉拉德时,他观风使舵,不急于表态,最后时刻看准风头投向陆克文。

陆克文胜利后又提拔他担任了教育部长。陆克文败选后,他通过党内角逐,胜出另外两名挑战者,成功地当选为反对党领袖。

 

不过这次大选如果他确实获得了胜利入主政府,那麽其实相当程度上,他是靠了绿党的拨票才成功的。

 

《澳大利亚人报》5月9日发表了凯里和泰纳(Joe Kelly/David Tanner)的署名文章《绿党给你们送来的工党议员》,称绿党的拨票至少能使11名工党候选人进入了议会。

 

作者们问:工党欠了绿党这麽大的一笔情,它如何偿还?

 

当然不用说,若工党赢得本届大选,其后的执政和政策当然处处会受到绿党的掣肘啦!

凯里和泰纳的文章列举了若干位工党议员的姓名,登出了他们的照片,说绿党居然会将多达88%的得票转给他们!

 

另外,因看好工党会赢,被拘押在巴新的玛纳斯岛和瑙鲁的难民,居然敢斗胆对管理他们的官员说:

 

新的工党政府会抛弃严格的边界保护政策,而他们也充满著会获得澳洲或纽西兰永居的信心,有的甚至放弃了去美国的机会(藤博任总理时同奥巴马达成了送1250名在澳的难民去美国的协议;

 

特伦普上台后,儘管很不乐意,也只能接受,这些人正在被分批送到美国,已有515人到达美国),宁可等待在大选结束后可以留在澳洲或纽西兰的机会(纽西兰是澳洲的后门,他们最终还是会到达澳洲的)。    

 
 
 
 

工党副领袖(左翼)泼里波赛克女士甚至透露说工党入主政府后会重拾吉拉德政府时的马来西亚解决方案(Malaysia Solution),即将800名正在澳洲审理的难民送至马来西亚,换取4000名已在马来西亚被审查通过获得难民身份的人!儘管萧登很模棱两可地不置可否。

 
 
 

 

另外,未来的萧登工党政府会将澳洲每年接受联合国分配的难民数从联盟党政府的18000人/年,猛增到每年五万人,这不是受到喜爱难民的绿党的影响或压力又是什麽?

另一个前几周辩论得很厉害的问题是对气候改变的政策问题。萧登在辩论中避而不谈或乾脆拒绝透露他的可再生能源计划需要花费多少开支。

 

人们认为他不老实并怀疑他的气候变化政策是否会给澳洲经济和生活水平带来威胁。

 

不用说,萧登的气候变化政策又是受到绿党牵制的啦,而绿党的气候政策是不惜经济代价的,不管澳洲人民和经济是否承受得了。

对比之下,莫里森的气候改变政策既能满足澳洲的国际承诺,又能保持经济强劲。

 

比如电费,以南澳和昆州为例,南澳61%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而昆州正相反,63%的电力来自煤炭,南澳以小时计的电价(hourly rate)是昆州的一倍($106.5:$54.7),儘管昆州老百姓已经在工党当政后对上升的电费唉声歎气了。其实这个结果是用脚指头也能想出来的,根本不需要看数据。  

 
 
 

关于碳排放的问题,绿党领袖要求到2030年澳洲实现零排放,完全禁止使用煤炭和化石燃料发电。

 

一国党领袖汉森同绿党针锋相对,她说:中国每年新增的排放量就超过澳洲所有的排放量,澳洲一个国家哪怕达到零排放又有何用?汉森的话使我想起中国总理李克强曾说过,中国的排放一直要增加到2035年才会停止,然后再开始下降。

澳洲煤炭理事会(Coal Council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埃文斯(Greg Evans)说:如果澳洲要做到无煤发电,这将毁坏澳洲的经济,等于放弃澳洲的竞争力优势的大半!

 
 
 

 

在工党看来即将赢得大选时,好些著名专栏政评家呼吁想投工党票的选民要三思。

 

著名专栏作家胡腾(Des Houghton)上週六在《信使报》上撰文呼吁昆州选民不要投萧登工党的票,因为它的得胜等于昆州州长帕拉叙的得胜(A win for Shorten will be a win for Palaszczzuk – a win she does not deserve),而她是不配得到这个胜利的,因为这等于是奖励一个把昆州经济搞得一塌糊涂、并暗中做手脚帮绿党阻止可为昆州带来大量就业的阿达尼煤矿的人。

 

我想,从电视和昆州的《信使报》上,人们一定已经看到了绿党的支持者在那裡是如何以疯狂的暴力抗议企图阻挡该煤矿的开发的,到了不择一切手段的地步,同想保住饭碗和生计的可怜的矿工们发生激烈的衝突。

 

胡腾要昆州选民好好想一想,一个对管理经济并无经验又用提高福利和工资来收买选票的联邦工党政府上台后究竟能给昆州带来什麽,特别是同从发源于塔州的拼命要扩张到阳光之州来阻挡本州的经济发展、力图毁灭昆州中部一系列矿业城的极左(far-left)的绿党相互勾搭。

 

胡腾在文中并指出,在无能的帕拉殊工党政府的管治下,昆州的失业率上升,荣登全国第二位,仅次于就业率和经济在全国一贯垫底的塔州(绿党的发源地,绿党创始人布朗的老家);拜帕拉殊政府之所赐,昆州面临交通拥塞、火车服务混乱、医院病床紧缺、电费上升等诸多问题。

上星期五影子财长鲍文(Chris Bowen)在电视上提早宣佈了工党的竞选承诺的成本估算,其中还包括到2022-23年度的预算盈馀,它居然会到达无法令人相信的217亿澳元,大超联盟党的92亿!

 
 
 
 
 
 

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就觉得这可能不是个好兆头,因为盈馀当然是收入减支出,而工党已许诺了很多的支出,这就意味著它的收入必须大增。

 

哪裡来?不外乎增加税收啦,可以肯定的是高端收入者的税率会提高,这是工党一贯的劫富手段;还有就是向退休者索取,包括从他们的自管养老金(self-managed super)中,从人们为了退休后能有收入而购买的投资房中:取消负扣税和增值税减免额(这可能会促使有投资房者赶紧抛售房子,引起房产价值的大跌),还有会取消股票持有者分到手的红利中的Franked credit即已课税的投资收入的税务豁免。

这就不光是劫富了,这简直是要掏空澳洲老公公老婆婆、退休者和中产阶级的荷包了,因为澳洲的股票持有者很多是可怜巴巴的grandpa、granny股东,将平时省吃俭用省下的钱投资股票,以备养老。另外它还要征收遗产税!        

 

 
 
 
 
 
 
 

 

榨乾中产阶级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这使我想起前澳洲驻美大使,工党反对党的前领袖比兹利的话。比兹利在任满回澳后在报上发表文章称特伦普的得胜相当程度上是获得了中产阶级的支持,因为奥巴马时代中产阶级萎缩,民主党(类似于澳洲工党)政策使中产阶级的收入减少、生活变得困难,中产阶级的人数从70%掉到50%以下。

 

我想,一个强大的经济体,它的经济发展需要依靠人数众多的中产阶级,因为他们有能力投资,他们有能力消费,使国家内需增加,推动DGP上升。奥巴马时代美国GDP的增率仅为1%多些,特伦普的美国已连续四个季度GDP增率超过3%。

我想,若工党上台,它的剥削中产阶级的政策,使他们不愿再买投资房、不愿再买股票,定会使澳洲的经济发展减速的。    

次日我赶紧去买了《信使报》和《澳洲人报》看看自己的分析是否正确。

 

果然看到工党若执政,会从取消负扣税和资本增值税的免税额中刨取1540亿,另外的收入包括从改变自管super 的优惠政策中榨取298亿,从改变家庭信託中榨取269亿。这令我大吃一惊!

又读到专栏作家斯比尔斯(David Speers)的评论文章。他说,联盟党的计算显示工党要做到这一点(即217亿盈馀),需要增收3870亿的新税金,包括从增值税减免中榨取320亿,从股息红利Franked credit中榨取580亿,从中等和高收入者那裡榨取2000亿!

 

我记得曾读到工党还有一个收入来源,就是取消私人医保的扣税额(tax rebate),私人医保费年年大幅上涨,又会被取消扣税额,这肯定会大大减少人们购买私人医保的愿望,进一步增加公费医疗的负担和延长需在公费医院住院动手术者的排队等候时间。

 

财长符拉登堡更发现工党在盈馀的计算中漏掉了1400亿所承诺的支出!他称工党的盈馀是个“神话”(mythical)。    

 
 
 

澳洲股东协会(Australia Shareholders Association)的首席执行官(Chief Executive)福克斯(Judith Fox)和澳洲投资者协会(Australia Investors Association)的主任(Director)卡尔克曼(Jon Kalkman)都指责萧登企图掠夺持股的退休人士,因为萧登说获得红利的Franked credit者没有付过税,所以不可以获得税务豁免。

他们说萧登的说法是谬论,因为他们投资在公司,而公司在分红前已付了30%的公司税,所以他们拿到的有Franked credit的红利是已付了税的税后收入,不必再付税,绝对应该得到税务豁免。        

 

我看到的几份报纸上几乎所有对萧登在辩论中的发言的评论,都一致认为他没有提供政策的细节,比如人们发现萧登的气候改变政策的支出中有一个一亿澳元的黑洞;

而莫里森则非常详细而熟练地提供了所有政策的细节。我感到一个不想提供政策细节的人,不是没有水平只能泛泛而谈,就是故意想隐瞒什麽。这是值得选民们警惕的。

 
 
 

 

我还在《澳大利亚人报》上读到帕克韩(Ben Packham)的文章《北京的微信账户痛击总理和自由党》,指北京通过同中国政府相联系的微信账户发动了对莫里森和自由党的宣传战(propaganda campaign)。

 

堪培拉大学的电脑研究员严森博士(Dr Michael Jensen)、陈(Titus Chen)和希尔(Tom Sear)发现在过去五个月裡中国的社会媒体服务账户上贴的同澳洲有关的内容的单子中,对澳洲总理和自由党的攻击达到了顶峰(topped the list of Australia-related posts)。

们分析了中国大陆47个最受欢迎的微信账户,发现29个同中共有联繫,并显出明显的反自由党的偏见(anti-Liberal bias)。这是他们5月9日在一个有关安全的研讨会上讲的。

 

中国希望工党胜选,这同自由党政府去年通过“反外国影响法”,又同“五眼联盟”一起排除华为的5G网络有关。看来中国自称的“不干涉他国内政”的说法只是空话。    

按5月11日《信使报》发佈的最新的Galaxy民调:

 

联盟党支持率已反超工党51:49,而大选前的支持率是48:52联盟党落后。单个党的支持率为联盟党38%,工党33%,绿党9%,一国党(One Nation)9%,帕玛的联合澳大利亚党(United Australian Party)5%,其他党如澳大利亚保守党(Australian Conservative Party,大多为基督徒)等共计6%。

 

工党曾吹嘘自己如何注重女性参政,但民调中发现女性选民41%支持联盟党,只有34%支持工党!工党原先想攻下昆州,因为这裡“边缘选区”(即现任议员在上届大选中的胜出比例很小)最多,所以萧登在昆州所花时间也最多,但现在看来昆州的情势对工党来说并不如想象中那麽乐观。        

世界经济正在下滑,在这样的时候,是否要选一个没有经济管理经验的、要增加接收难民的、要靠增税平衡预算的、要处处受制于一个极左党派的工党来管治澳洲,请选民们三思。

 

投稿作者:洪丕柱

编辑:Zoeey

 

 

 

市 场 推 广

 

 

 

>>>推荐阅读<<<

 

 

 

1.澳媒爆出“中国干涉大选“文章,华裔候选人及华人社团表示这个锅不背!

 

2.大选之后,澳元走势如何?诸多投资良策本月末即将揭晓

 

3.墨尔本CBD商铺“拍卖价”刷出新高!引得投资者哄抢的背后竟是由它一手“操作“的!

 

4.“私人换汇”背后的隐患碰不得!靠谱换汇,这家老字号公司你必须知道!

 

5.活动|墨尔本联邦广场--佛诞暨多元文化节「信仰与传承」

 

6.活动|7月假期,与钢琴音乐大咖相约巅峰之旅!

 

7.诚邀各色“爱好者”,入驻《澳洲玩家》专栏 ,实现“小人物的大梦想”

 

8.帮你租房还送免费“澳洲娱乐神器”!这么好的事还真就来了

 

9.折扣|澳洲华人神器!海量正版电视电影看不停!曾经问题不再是问题!

 

 

 

 

 

 

 

 

 

 

 

 

 

 

相关资讯

网友评论共有0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