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速登录

  • 登录
  • 注册

Elizabeth Chong AM:墨尔本唐人街美食女王的传奇故事

2019-10-08 09:56:34 分类:聚澳新闻

 

生活在今天的墨尔本,不管你想吃西班牙海鲜饭,还是阿根廷烤牛排,甚至是东北烧烤,广西螺蛳粉,四川火锅,上海本帮菜,粤式早茶,你都能找到非常正宗的地方。走在Boxhill,Glen Waverley,Doncaster这样的著名华人区,各种中华美食更是随处可见。

 

然而在一百六十多年前的墨尔本,可完全不是这样的。百余年来,中餐如在澳华人一般,从无到有,遍地生根,现在已经是街头巷尾随处可见,中餐也成为了澳洲人最喜欢的菜式之一。那么,中餐是怎样从无到有,又是怎样一步步的成为墨村人的心头之好的呢?

 

在一个春暖花开的周日下午,同济、东南、复旦大学的墨尔本校友会联合采访了Elizabeth Chong AM,让我们有幸近距离的接触了这位维多利亚州中餐缘起的见证人,一起聆听了她和她的家族在澳洲的传奇故事。

 

 

唐人街美食女王

 

Elizabeth是今年女王生日获得员佐勋章(AM)的杰出华裔代表之一,是澳大利亚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华裔星厨,并且是在墨尔本开设中华料理烹饪学校的第一人。被人称作是 “唐人街美食女王”。

 

她是第三代华人移民,如今已经八十八岁高龄,有了曾孙,她的曾孙是在澳洲的第六代移民。她的家族是为数不多的在澳洲已经连续生活六代的华人家族,同时也是澳洲华人历史的见证。

 

她的祖父在17岁的时候作为维州政府的雇佣工来到墨尔本,工作就是拓荒修路,这一干就是近50年。她的父亲也是在中国出生,十几岁的时候,为了寻求更好的发展,才来到澳洲。

 

点心的盛行

 

她的父亲有着敏锐的商业嗅觉,很快就成为了澳大利亚北部地区最大的香蕉批发商。同时,他也很乐意帮助自己的同胞在澳立足。为了帮助一些上了年纪的同胞开始一门简单轻松的生意,他将自己批量化生产的改良式粤式点心交给他们,并且帮助他们租了大篷车,四处去兜售半成品的点心。

 

一次偶然的机会,Elizabeth的哥哥发现将点心油炸以后大受澳洲人民的喜爱, 从此点心开始在澳洲广泛流行开来。而今天,在任意一家中餐外卖,或者一家澳洲的鱼薯店里,你都可以买到点心(Dim Sim)。
 
目前全澳洲每天要消费一百万只“Dim Sim”。澳洲人到了国外,可能会想念的家乡食物之一竟然是这个有着中国血统的“点心”。

 

 

澳大利亚是个历史很短的国家,总共也才二百三十多年的时间,很多澳洲人可能并不清楚中澳的渊源历史就已经一百六十多年了。但是很多人,尤其是墨尔本人,都品尝过中澳之间的纽带——点心(Dim Sim)。

 

这是一个将传统中式菜肴与英澳风味相融合的一个经典,而Elizabeth的父亲,正是将这一传统广式茶点,在澳洲发扬光大,并真正走进千家万户的人。

 

开设中华料理培训学校

 

Elizabeth的母亲在怀着她的时候,因为当时的“白澳大利亚”政策(只允许白人移民的歧视亚洲人的政策),被勒令返回中国。所以她是在中国广东出生,三岁时才返回墨尔本与父亲团聚。

 

在澳洲的移民生活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这也造就了Elizabeth坚韧独立的性格。为了维持自我的经济独立,在第四个小孩出生以后,她在自家的厨房中开设了中华料理学习班。

 

 

学习班不断发展壮大,她一共教了三万七千多名学生,其中还包括维州现任的女总督。2019年,Elizabeth获得了英女王员佐勋章,总督在给她佩戴胸章的时候告诉她,“我不需要司仪介绍您,我曾经是您的学生。自从上了您的烹饪课,我一直喜欢做中国菜!

 

保持年轻的秘诀

 

八十八岁的Elizabeth身体非常健康,看上去神采奕奕,思维也非常敏锐。当问起什么是她保持年轻的秘诀时,她将其归结于敢于迎接挑战,忙碌的工作和开放的心态。这个开放的心态,也是Elizabeth对我们移民的一句建议。

 

我们既然选择了移民到异国他乡,那么就应该保持一颗开放的心,在保持我们中国魂的同时,能尽量多的去接触不同的人,不同的文化,成为所在国真正的一员。

 

 

以下是我们对Elizabeth的专访精选

 

“请给我们讲讲中华料理班的故事吧”

 

E:最早是在我孩子读书的学校,举办的各种慈善募义卖活动的时候,我有做一些中餐到现场分享,我的摊位永远都是最受欢迎的。后来,学校的老师开始来询问我是否愿意教同学的妈妈们如何做中国菜,于是才有了后来的生意。

 

我先在家里的厨房中开设了第一期学习班,那时我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妈妈,最大的孩子八岁,最小的才两个月。为了兼顾带孩子,照顾家庭和维持自我的经济独立,我努力把这个学习班办了下去。

 

当然将中华美食发扬光大的使命感可能也是背后支撑着我坚持办学的信念吧。在世界美食图谱中,西方菜系诸如法国菜普遍被认为更具品味和阶级感,而中餐则长期被贴上廉价的标签。我也是想让中餐摆脱这个标签。

 

在五十八年的教学生涯中,我的课程也与时俱进,加入了各种不同菜系的内容,但是我的第一堂导课一直没有变过,那就是如何烹饪出完美的炒饭。

 

 

“在半个世纪的教学中,有什么变化是你觉得最深刻的?

 

E:我觉得我的学生男女比例变化是最有意思的。可以看出这半个多世纪以来男女对于烹饪的分工。

 

最早期,我的学生都是女性,到后面也慢慢的有了男学生。到了去年男女学生的比例已经是50:50。这就像我们当今社会,会做饭的男性也越来越多,在家做饭不再仅仅是女人的家务劳动。对于美食的追求已经超越了世俗对于男女分工的偏见。

 

“能给我们讲讲作为华人移民在澳洲的生活吗?

 

E: 我的父亲鼓励我积极融入澳洲社会生活和学习,他常说“我们是生活在澳大利亚的”,同时我的母亲从未放弃过我们华裔的生活,无论是在家吃的中餐,还是在家说中文的习惯。

 

我们兄弟姐妹上学以后彼此在家的对话难免会用到英文,所以我的父亲曾经用零花钱作为奖励,说如果我们谁在家可以保持一个晚上不说英文,就可以赢得零花钱。

 

尽管我非常努力地想得到这个零花钱,但却一次也没得到过。因为每次当我哥哥看到我保持说中文很成功时候,只要在背后恶作剧的推我一下,我就总是不自觉的用英语叫他停止!

 

我常常感觉到我在家是非常中式的文化和教育,一关上家门,走出去,我就是一个澳大利亚人。

 

“你能给我们聊聊保持年轻的秘诀吗?

 

E:我觉得就是不断的挑战自我。当人处于一种有目标,并为之努力的状态时,生命就是在追求成长,让生命中的每一天都过得快乐,富足。我最近还刚给自己找了一份“新工作”。

 

“能给我们讲讲这份新工作吗?

 

E:明年我受邀参加亚澳地区当代表演艺术节(Contemporary Asian Australian Perfermance),会出演叫做《Double delicious》的舞台剧。这是一个特别新奇的舞台表演模式,我会在现场制作菜肴,并讲述与之有关的故事,让现场的观众不仅能够看到美食的制作过程,还能在品尝佳肴的同时,透过食物,了解到厨师背后的人生故事。

 

 

Elizabeth一共出版了八本书。Elizabeth从小的英文就很不错,也非常热爱写作,于是出书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请问为什么要给自己的第一本书取名为《The First Happiness》呢?

 

E:人这一辈子,从生下来吮吸到第一口奶,到年老了以后没了牙齿,喝上一口热汤,都是会让人感到无比快乐的事情。食物是人生的第一次欢愉,也是人生最美好的享受。我很喜欢这个名字,曾经有读者告诉我,他看了这个名字就买下了书,根本就不知道这原来是一本讲做菜的书。

 

 

为中华美食正名

 

在后来的聊天中,Elizabeth还向我们提起一位香港的指挥家关于音乐与美食的比喻,非常有意思。

 

她说,北方菜像贝多芬,大开大合;上海菜像柴可夫斯基,有强烈的民族性以及热烈的抒情;四川菜像是德彪西,具有奇异的幻想因素、朦胧的感觉和神奇莫测的色彩;广东菜则像是莫扎特,沉稳扎实,充满着真挚的温暖,闪耀着自在的欢乐。

 

Elizabeth最在意的还是中国菜在西方世界的认同感。她说,中国菜在西方世界很长时间都被认为是廉价的食物,因为他们可以卖得很便宜,不像法国菜,到哪里都是卖得贵的。

 

她说这个也很正常,在她的祖父那一辈来到澳洲时候,作为干苦力的民工,食以果腹是首要任务,能够最低成本的吃饱肚子就好。但是随着华人在澳洲数量的增多,经济地位的提升,她感受到了一种为中华美食正名的迫切感。而事实上,也正是极大程度上归功于她这几十年,办学教授中餐制作,参加电视节目宣传中华美食,才渐渐的提高了中餐在澳洲的地位。

 

她不仅是一名厨师,也是一名作家。她把中国菜肴里蕴含的文化因素充分挖掘和表现出来,并且提到一个高度,从而让中餐走向了世界的舞台,让西方社会认可中餐也是一门文化艺术。这也是Elizabeth能荣获女王勋章奖的主要原因。

 

 

都说吃是热爱生活的表现,真正的生活者,往往源于对食物的无比热爱。我们在访谈后有幸同Elizabeth一起共进晚餐,席间她对每个菜都细细的品尝,对于没见过的一道糟卤皮冻更是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详细询问学习了其制作方法。“活到老学到老”用来形容Elizabeth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正如《The First Happiness》这本书的书名一样,美食汇聚了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通过味蕾传达跨国界、跨语言的愉悦交流。Elizabeth的传奇人生,也正是通过美食,成就了这场跨越南北半球的美妙碰撞。

 

*文章由客户提供并授权刊登
 

 

相关资讯

网友评论共有0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