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速登录

  • 登录
  • 注册

悉尼抗议游行发生暴力冲突!维州警方将对抗议组织者进行罚款!澳人对政府的“双重标准”表示不满!

2020-06-09 04:44:54 分类:聚澳新闻

 

今日热点

 
 

 

1.    悉尼抗议游行发生暴力冲突!警方对抗议者使用了辣椒喷雾!多人遭到逮捕!警察受到攻击,警察局长:“警察不是出气筒!”

 

2.    维州警方宣布对墨尔本抗议活动组织者进行罚款!因为抗议者们虽然有的人佩戴了口罩防护,但很多人没有遵守社交社交距离!

 

随着抗议活动的结束,维多利亚州警方发布了一份声明,称每位组织者都将被处以1652澳元的罚款,因为他们违反了首席卫生官的指示。

 

3.    澳人对政府的“双重标准”不满!葬礼,婚礼和户外聚会都有限制!为什么还能允许成千上万的人们走到街头抗议?议员呼吁解除社交限制!

 

评论

由美国黑人佛洛依德被警察暴力执法所引发的反种族歧视的游行,目前在全世界越演越烈,与以往游行活动不同的是,现在正值新馆疫情爆发期,群体性的聚会一定会加重疫情的传播,如果一旦在社区蔓延,后果将不堪设想,不仅之前的努力功亏一篑,随后的医疗资源和资金补助是否还能像第一次爆发时那么宽裕,也非常让人担忧!

 

虽然游行人士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目前物理形式的集会确实不可取,我们希望政府能够尽快提供其他非接触性的安全途径,让大家可以提出自己的诉求,解决争端。

 

既然现在公司可以用视频进行商务洽谈,为什么政府不可以召开视频听证会,或建立直播平台,让大家在安全的环境下解决问题?罚款和警告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只会激化冲突!

 

这个世界正在改变,政府也需要顺应形势改变办公执政的方式方法,如果没有恰当的渠道解决问题,让集会和游行演变成暴力事件和打砸抢,社会和人民都将付出更加沉痛的代价,我们谁都不希望美国的悲剧在澳洲上演!

 

悉尼游行发生暴力行为!警方使用辣椒水并逮捕多人

 

 

周六在悉尼举行的“Black Lives Matter”集会上,警察和抗议者之间发生了冲突,警方对人们使用辣椒喷雾,警方对此进行了辩护。

 

在当局试图在周六下午6点10分左右将人群赶出中央车站时,警察和游行人群之间的关系紧张。

 

警方至少对5人使用了辣椒喷雾,这些人都在现场接受了治疗。

 

(图片来源:ABC News)

 

 

来自Mt Druitt的一名21岁的男子被逮捕,并被控行为无礼和拒捕。

 

新南威尔士州代理警察局长Mal Lanyon称,有一些人的行为“具有攻击性并煽动警察”,目前该事件正在调查中。

 

警方试图平息局势,并将人群转移。他说:“其中一名男性选择对警方采取攻击性行为,并因此被逮捕。”

 

Mal Lanyon说:“在那次逮捕之后,由于那里的人正在进行暴力活动,警方使用了辣椒喷雾来遏制这种暴力行为和可能发生的暴力行为。

 

(图片来源:ABC News)

 

 

“我支持警方使用辣椒喷雾和应对方式,以确保不再发生进一步的暴力。”

 

代理警察局长Mal Lanyon说,在中央车站、Eddy Avenue和Pitt Street附近巡逻时,一名警察被一罐饮料击中脸部,另一名警察被瓶子击中。

 

Mal Lanyon称,在驱赶抗议者的过程中,有人向一辆警车扔了一块砖头,“一些东西”被扔向警察。一名警察的脸也被划伤。

 

Mal Lanyon说,这起事件也正在调查中,一旦有足够的证据,就会提出指控。

 

“我希望我们的警察能够尊重社会,我当然也希望社会能尊重我们的警察。”

 

Mal Lanyon表示,这次吸引了两万名抗议者的集会“基本上是和平的”。

 

(图片来源:DailyMail)

 

 

“事实上,在抗议之后,有很多个人团体选择非法行动,这让我们很失望。我相信有些组织参加这类抗议活动是为了煽动警察,并试图制造暴力。警方整个下午都采取了专业行动和适当行动。”

 

另外还有三名与抗议有关的人被逮捕,一名15岁的男孩和一名23岁的男子因斗殴被逮捕,一名51岁的男子因扰乱治安被逮捕。

 

Jane Margaret Bedford-Heighton在悉尼中央车站被逮捕,她在周六的示威活动中被喷辣椒喷雾。

 

Jane Margaret Bedford-Heighton声称,当一群黑人抗议者在车站怒火中烧时,她试图拉开警察和抗议者之间的距离,她认为自己的残疾可以阻止警察使用武力,结果却被警察推回。

 

(图片来源:DailyMail)

 

 

Jane Margaret Bedford-Heighton在接受《7News》采访时表示,第一排警察后面的一名警察对她说,她“会受伤”。

 

“接着我看到一个男警察,把一个辣椒喷雾罐放在我面前不到10厘米远的地方,对准我的眼睛喷了几秒钟,”她说。

 

Jane Margaret Bedford-Heighton在清洗眼睛后被旁观者扶起来后向警察尖叫。

 

“我什么也没说。我什么都没做,看看你都做了什么!看看你做了什么!”她说。

 

“我在国防部队服役了五年,还在部署过程中受伤,这就是你对我做的。如果你能这样对一个白人女性,那你会对黑人做什么?”

 

Jane Margaret Bedford-Heighton说,她完全被辣椒喷雾弄得晕头转向,瘫倒在地上。

 

(图片来源:DailyMail)

 

 

“警方没有任何威胁或警告说辣椒喷雾将被使用。我根本没听到这样的话,”她说。

 

Jane Margaret Bedford-Heighton对警察尖叫,警察却没有反应,这让她感到震惊。

 

“这是可怕的,我以前没见过人们对苦难如此冷漠,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尽管人们被喷了辣椒水,但新南威尔士州警方坚称抗议活动“保持和平”。

 

维州警方宣布将对墨尔本游行组织者进行罚款!

 

 

墨尔本“Black Lives Matter”抗议活动的组织者将会因为违反了维多利亚首席卫生官的新冠病毒指令而被罚款。

 

周六,数千人聚集在维多利亚议会和全国各地的城镇,抗议对土著人的虐待和拘留期间的死亡。

 

墨尔本的许多抗议者戴着口罩,使用洗手液,但并不是所有人都遵守身体距离的规定,而警察则戴着护目镜和口罩。

 

(图片来源:DailyMail)

 

 

在维州议会发表演讲之后,抗议者们走到Flinders Street Station,夜幕降临时他们聚集在十字路口。

 

随着抗议活动的结束,维多利亚州警方发布了一份声明,称每位组织者都将被处以1652澳元的罚款,因为他们违反了首席卫生官的指示。

 

“警方将继续调查周六发生的事件,以确定是否需要采取进一步的后续执法行动,”助理局长Luke Cornelius在周六晚间的一份声明中表示。

 

其中一个组织者,来自“土著抵抗战士”的Meriki Onus在周六晚上表示,警方的罚款“令人失望”,“警察没有必要这样做”。

 

目前尚不清楚警方将如何界定抗议组织者,也不清楚罚款数额。

 

除此之外,警方对示威人群的行为“总体上感到满意”,据估计示威人群多达1万人。

 

截至下午5点,没有人被捕,也没有财产损失的报告。

 

 (图片来源:ABC News)

 

 

在维多利亚州,户外集会人数不得超过20人的规定仍在执行。上周五,副局长Shane Patton警告说,如果组织者违反了首席卫生官员的规定,就会被罚款。

 

由于担心新冠病毒病例激增,维州州长安德鲁斯和首席卫生官Brett Sutton等人呼吁取消该活动。

 

维多利亚州仍有新冠病毒社区传播病例,是澳大利亚感染率最高的地区之一,但周六没有出现新冠病毒病例,这是自疫情宣布以来的首次。

 

维多利亚土著法律服务机构(VALS)的首席执行官Nerita Waight说,人们不应该因行使言论和集会自由的权利而受到惩罚。

 

 (图片来源:ABC News)

 

 

Nerita Waight女士并不代表这场抗议的组织者,但她表示,组织者们已经尽其所能警告抗议者们采取预防措施预防新冠病毒了。

 

“解决这个国家的系统性种族主义问题是合法和必要的,” Nerita Waight说。

 

“对土著人罚款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因为这样做只会使土著人进一步犯罪化。”

 

Nerita Waight提到了Ms Dhu的案子,这名22岁的女性于2014年在西澳大利亚警方拘留期间因未付罚款而死亡。

 

她说:“罚款被用作一种把人关起来的机制,一些像西澳大利亚的Ms Dhu这样的人实际上已经因此死亡。”

 

自由党议员Tim Smith说,“无论原因有多合理”,集会都是非法的。

 

  (图片来源:ABC News)

 

 

“由于没有执行新冠病毒社交限制规定,安德鲁斯工党政府正在危及整个社会的健康,” Tim Smith说。

 

反对派领袖Michael O'Brien批评州长对抗议活动传递了复杂的信息,起初州长说应该允许他们抗议,但后来州长又敦促人们不要参加活动。

 

Michael O'Brien说:“州长从第一天起就应该明确表示,大规模聚集是不安全的。”

 

Michael O'Brien表示,尽管他理解人们抗议问题的原因,但大规模聚集仍然不安全。

 

他说:“维州人被告知不要参加婚礼、葬礼、不要参加澳新军团日的黎明仪式,但总理对抗议游行却发出了不同的信息,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这么多人聚集的原因。”

 

 (图片来源:ABC News)

 

 

“对于抗议,政府却没有提供其他更安全的方式来传递强有力的信息,这真是令人失望,”他说。

 

自由民主党议员David Limbrick鼓励因其他违规行为而被罚款的人对罚款提出质疑。

 

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那些看到抗议活动大规模集会的人完全有理由感到自己此前并没有受到公平对待。”

 

在疫情期间,维多利亚州的居民被处以的罚款比其他任何州都要高得多,罚款收入超过800万澳元。

 

澳人对政府“双重标准”表示愤慨,呼吁解除社交限制

 

 

政府允许在澳大利亚各城市街头举行大规模抗议的决定,引发了一系列呼吁完全取消所有新冠病毒社交限制的呼声。

 

悉尼的抗议者在最后一刻获得了有争议的游行许可,因为组织者对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一天前裁定抗议活动非法的判决成功提起上诉。

 

刑事上诉法院的决定激怒了许多人,他们声称这是对数百万澳大利亚人的侮辱,他们在最近几个月里遭受了痛苦,但却做了正确的事情。

 

(图片来源:DailyMail)

 

 

这些人包括企业主,其中一些人已经永远陷入了经济困境,以及无法参加亲人的葬礼或婚礼的家庭。

 

前联邦参议员、长期担任播音员的Derryn Hinch指出,就在抗议发生的几周前,澳大利亚人被禁止在澳新军团日集会纪念牺牲的士兵。

 

Derryn Hinch在Twitter上写道:“在澳新军团日那天,我们不允许向我们的阵亡将士致敬,但在墨尔本和悉尼,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可能会违反封锁规定和社交隔离。”

 

虽然抗议得到了法院的批准,但遭到了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和澳大利亚主要卫生官员的反对。

 

(图片来源:DailyMail)

 

 

澳大利亚首席卫生官Brendan Murphy表示,尽管人们有权抗议,但在疫情蔓延期间,大规模集会是“危险的”。

 

政府的财政部长Mathias Cormann更是抨击那些抗议的人是“自私的”和“难以置信的自我放纵”。

 

Mathias Cormann在周日早上对《Sky News》说:“这确实给社区带来了不必要和不可接受的风险。”

 

许多人被迫关闭了他们的生意,不能参加亲人的葬礼,或者因为禁止去养老院而不得不几个月不去看望年老的亲戚。

 

(图片来源:DailyMail)

 

 

悉尼广播电台2GB周六下午节目的主持人Mark Levy无法向听众解释,为什么抗议活动可以在没有社交距离的情况下进行,而人们却不能参加体育比赛。

 

Mark Levy说:“我对人们的抗议没有意见,但在我们试图恢复经济的时候,我们试图让人们重新工作,人们被告知要保持社会距离。”

 

“我们不能去看足球,我们不能大量去酒吧或俱乐部,我不知道人们怎么能成千上万地走上街头聚集抗议。”

 

新南威尔士州的自由派政治家Jason Falinski在Twitter上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表示,只给抗议开绿灯,而不给其他事情开绿灯,这是不公平的。

 

(图片来源:DailyMail)

 

 

“在法律面前必须享有人人平等。你不能把社交限制法规应用于婚礼,葬礼和澳新军团日,但不应用于抗议活动。否则就是不平等。”

 

前昆士兰州州长Campbell Newman说,在抗议得到批准后,继续实施任何其他限制是“不合逻辑的”。

 

他特别指出,昆士兰州不断关闭边境,这对该州的旅游业经营者造成了严重影响。

 

Campbell Newman说:“如果我们能举行这样的抗议,那就没有理由继续对我们的生活进行不合逻辑的限制。”

 

他说:“我敢打赌,抗议者的细节没有像任何酒吧、俱乐部、餐厅或健身房那样被记录下来。顺便说一句,现在就拿出点勇气,开放边境吧。”

 

(图片来源:DailyMail)

 

 

昆士兰州殡仪馆主任Wes Heritage表示,他目睹了悲伤的家庭艰难地接受只有10个人可以参加葬礼的事实。

 

Wes Heritage表示,任何由大规模集会引起的疫情爆发,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棘手

 

结语

 
 

 

葬礼和婚礼以及户外集会都有限制

却允许成千上万的人上街游行

人们对政府的“双重标准”表示不满

您怎么看?

欢迎在下方评论留言

 

 

>>市 场 推 广<<<

 

相关资讯

网友评论共有0条评论

验证码: